|马甲
搜索
楼主: dyjzqianwenjun

浮生(小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4: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堂兄是个憨厚的人,同时也是个没脑子的人,至少墩子是这么认为的。明明绑架是没出息的事,还要去做,要是碰上了别有用心的人,那就拉倒了,那就会被人利用了。从小到大,墩子是大哥,堂兄是小弟,这在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然而不可思议的事又发生了。在一个明晃晃的阳光照耀万家万户的午后,村头冒出了几个鬼鬼的脑袋,他们在树后隐隐约约在讲什么,还指手画脚,挤眉弄眼的,然后又推着几个看上去还算低眉顺眼的女的,一步三晃地顺着进村小道小心翼翼进村了。墩子在屋前田间劳作,抬头看了一眼那群人,那群人中的一个嘻嘻地跟他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进村了。这是一个很穷的小村,村里人都很小气,所以在好多事情上,都想沾小便宜,尤其是在男女结婚这件大事上,都是斤斤计较的。一盏茶工夫,堂兄屁颠屁颠来了,告诉墩子,这群都是外地人,是专门来嫁人的,很便宜的,而且有几个长得还算周正,可惜娘老子全在夹江,手头没钱。堂兄动心了。墩子摸着傻傻笑的堂兄,然后狠狠扁了他一下,混账,你丫,万一哪一天,那人跑了,你上哪去找?不会吧?怎么不会?等着瞧吧!那群人转悠了一大圈,终于在村东头找到了一家,谈妥了,以一头小羊的价钱,那人家一个三十多岁的丑儿子换回了一个胖胖的小小的女的,小得让人怀疑只能做女儿,哪能做老婆?东头老伯笑得嘴歪了,逢人就说这女人好,而且便宜。旁人说,价廉物美。老头说,去去,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墩子嘿嘿不停,老混蛋!过了几天,那伙人逃倒没逃,只是天天在老头家吃吃喝喝,也不到别处去,雨天挤在屋里打牌,晴天挤在一起晒太阳,说说笑笑,俨然一家人。墩子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果然,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纸糊的窗户被风吹得砰砰响,似乎马上就要破了似的。突然在村东头响起了一阵阵唿哨声,几十支火把亮起来了,墩子隔着门缝看,有上百人把村东头老汉家团团围了起来。有人大喊,不要脸的,还我老婆,还我老婆!声嘶力竭穿透夜空,让人清清楚楚明白发生了什么。墩子觉得村子受到威胁,觉得有责任护家卫村了。然后挺身而出,去问个究竟。明晃晃的火把照在墩子脸上,墩子看见了隔壁村的瘸腿的儿子,那人是墩子的同学,小时候很老实,现在怎么变成一个手握匕首,头发油光光的满眼凶光的小痞子?原来,这女人先卖给瘸腿的儿子,又卖给村东老头的儿子,原来这是一群人贩子,而且是一人多卖,连续作案的惯犯。但墩子觉得也没这么简单,就偷偷地溜出了村,去找做联防队员的同学小豆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15: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
小豆芽是当年念书时的爱称,高高的个子,瘦得像一根豆芽,文弱,可爱,冬天吃中饭的时候,他喜欢和一大群人端着饭盒,挤在南边朝阳的墙边,边吃,边朝别人饭盒里看,如果看到肉,他就不动了,像触了电一般,一动不动。而如今的小豆芽可是当地赫赫有名的联防队长,鹰一样的眼睛射出令人心寒的目光,连他的老师都说,这家伙阴森森的,让人不寒而栗,不知是褒还是贬,总之,那雷霆手段足以让人对他刮目相看。墩子找到他,一手勾住他,如此这般讲出了心中的疑惑。这人沉思了半晌,点了一支雪茄,并示意墩子抽否,然后一顿桌子,龟儿子,肯定有问题!瘸腿的儿子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玩大的,屁股一撅,就知拉什么屎,那么阴毒的一个人,怎么会被人骗老婆,而且又是上下村,怎么可能?小豆芽带着一群队员,全副武装,跑步前进,火速赶往事发地点,同时电话通知民兵营长,率基干民兵荷枪实弹,包围村子。
小村一夜无眠,但村民都缩在屋子里,一动不动,以静制动,这个村子见过的兵灾、动乱太多了,一旦村子危急,他们习惯躲进屋里,关紧屋门,男人女人各持利器,躲在门背后,冷静地等待着变故的发生。小豆芽一步上前,拍了拍瘸腿儿子油光光的脸,老同学,干啥呢,大晚上,不睡觉,在这发神经哪?瘸腿的儿子拍了拍皮裤上别着的匕首,某人胆肥了,居然抢我老婆,一把抓住那女人的头发,走,回去睡觉!拎起女人,疾步欲走。慢着,民兵一字排开,拦住了去路。小豆芽把瘸腿儿子拉到一边,问,小子,都是兄弟,你究竟有没有问题?瘸腿儿子双手一摊,冤死了,还来管我,是不是张某人好欺负?小豆芽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一干人等全带回了派出所,关了起来,任他们在鬼吼。饿死他,小豆芽冷冷地对墩子说,我就不信他不说。一天,两天,三天------,每天不给饭吃,每天端着香喷喷的红烧肉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眼睛还不时瞟他一眼。终于,瘸腿儿子抗不住了,招了。原来,他前几年去远方打工,碰到了一群骗婚者,专门靠这个赚钱,俗称放白鸽,于是他成了团伙中的一员,凶狠残忍,六亲不认,甚至不惜亡命天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7-16 19: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丹阳日报微信公众平台欢迎扫描添加
二十一
瘸腿的儿子姓张,本来指望他能子承父业,没承想这小子好吃懒做,老是做白日梦,希望不劳而获,而且肥得流油。于是就参与了这种事,在中间扮角色,从中牟利,还自我感觉特好,自认为混得挺滋润。油头粉面,吃得油油的,还手里拿着一把折叠刀,甩啊甩的,神气得不得了。自从这一次以后,那小子认为公安挺威风的,心想,要是他也能干上公安多好。于是又去找小豆芽,在小豆芽宽大的办公室里,讲了他的想法,一屋子人听了,都笑岔了气。不知天高地厚,小豆芽队长心里哼哼,脸上不露声色,毕竟这也是一方地头蛇,得罪了当然不怕,但麻烦却让人头痛。一时半会想不出办法。本想说,进公安要正常途径,他说了不算,但这小子压根就不是个正常人,理对他是说不通的,于是就开始戏弄他。小豆芽狠狠地踢了一下那家伙的油头,去你妈的蛋,你他妈一打不过我,二你他妈在道上混了几年了,怎么连个正经马仔都算不上。一句话噎死了刚才那头气焰嚣张的狼。是啊,老子一年到头干的净是舔屁眼的活,要么就是瞎起哄,真他妈窝囊!这家伙反而觉得小豆芽点化了他,一拱手,谢过,然后走了。小豆芽冷笑,流氓也想进公安,真的以为警匪一家了?白痴一个,妄想症!日子一天天过去,人们慢慢淡忘了那些可笑的事,和那个可笑的人,只是偶尔看见他时,会时不时调笑他一下,张警官,但必须是远远的,而且必须像墩子这样,根本不怕他的人,因为必须防止这个畜牲那明晃晃的刀随时伤人,而且有嘴说不清。
墩子在村前拐道上碰见那颗油光光的头时,已是晚霞满天,墩子劈脸一巴掌,小子,以后少来撒野,那小子懵了,墩子,你打我干什么?这是我的地盘,少来!那家伙猛然醒悟,对,不错!然后悻悻地离去。目送走那瘟神,墩子想起以前曾经想为全村人做点事,也为自己,但一下子不晓得干什么。思来忖去,决定去问八婆。八婆正坐在她那老槐树下,摇着她那把缠了好多布条的大蒲扇,在听刘兰芳说书呢,眯缝着老而不昏的眼,在躺椅上惬意地摇来晃去。听墩子说明了来意,八婆拍了拍墩子肩膀,好孩子,你就比你那只知享福的娘老子强,那么一大群人,老远跑到夹江,还不晓得是什么地方,混得不好么,就回来,那么死要面子干吗?哪里的水土不养人哪?孩子,八婆顿了顿,只要你要做事,要人,我帮你找人,要地,我帮你找村干部,至于干什么呢?对,你可以养鸡。对,办个养鸡场,全村老少爷们都有活干了。这个想法传出去以后,阿三来找他了。你--你--你--想--干--啥?死一边去,墩子拿起笤帚就打。死结巴,要你多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7-20 20: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
赶走了死结巴,墩子搬了张凳子,坐在门口,脸朝东,望着东隔壁。东隔壁是他奶奶家。墩子有两个奶奶,活着的是真奶奶,死了的是父亲的养母。在墩子父亲很小的时候,父亲承继过来,原因是家里儿子太多,而现在墩子爷爷家却无生养,狡猾的奶奶乘机花言巧语把墩子父亲塞了过来,摆脱了一张嘴的负担。墩子父亲一长大,又把他当亲儿子使用,关键是,墩子长大后,又把墩子当亲孙子使用,但他们却没有亲儿子和亲孙子的待遇,所以,墩子有点反感。不,准确地说,是强烈的反感。尤其是看到隔壁亲爷爷上茅房,老是把一张纸折作四份用的时候,那种抠门劲让墩子浑身鸡皮疙瘩。还有就是,一顿早饭,能从村民上早工吃到村民回来吃中饭,一整个上午,就端着个饭碗,坐在门前空地上,慢悠悠地,一口一口,不紧不慢往嘴里填东西。墩子心想,那简直就是个无底洞,怎么也填不完,真是匪夷所思!还有那说话的语气,慢条斯理,明明不是文化人,还要装得跟真的一样!半天吐不出一个字,简直跟阿三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过,他不打结,只是讲话慢。墩子讨厌老头子,觉得他就是个寄生虫,什么都不干,谁也不帮,但谁都要帮他,仗着他年龄大,阴阴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想到这,墩子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不仗义,自己其实是他的亲孙子呀!怎么能说亲爷爷的坏话?但,这种爷爷,不要也罢,反正又从来没对自己好过,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小奴隶而已,随便使唤使唤。想想都窝囊!还有那个所谓的奶奶,更是滑稽,防他,就像防贼一样。老是说家里丢了这个,少了那个,然后,一双眼贼溜溜地瞄向他,然后趁他不注意冲进他家,一通乱搜,然后什么也没搜着,灰溜溜地来到墩子面前,煞有其事地说,墩子,是不是藏起来了?墩子一脸的不屑,没好气地说,藏你个头!有本事你再搜!一袋烟工夫,奶奶回自己家,拿出了在找的东西,讪讪地贼笑了起来,然后不了了之。墩子心想,贼喊捉贼,老贼婆!不想了,墩子抬头,天蓝得心里发颤,好爽!一下子心情愉快了起来。看见房子东边和大门前地面都凹凸不平,决定整理整理。于是先把杂草除掉,然后再把地面捣碎,整平。灌上水,再泥平,晾一夜,地基本干了,再撒上草木灰,收收潮,然后牵着碾子,一个人慢慢压,一个整天,到晚霞满天的时候,已地平如镜了。看着劳动成果,心里跟灌了蜜一样,舒坦舒坦地。真想平躺在地上,展开四肢,美美地躺几天几夜。于是,端了一张凳子,拎了一壶小酒,踩着软软的地面,仰头看天上的白云,一会鸡,一会儿猪,一会儿骏马奔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13: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
等墩子准备回屋时,不知什么时候,身旁多了一个人,定睛细看,原来就是那个伸张正义的年轻乡干部。赶忙打招呼,让他坐。那人坐下后,对墩子说,听说墩子准备搞养鸡场,很高兴,年轻人嘛,就该做点对乡亲们有好处的事,刚好他就在大队蹲点,也刚好乡里有扶植农副业的项目,他准备和墩子一起搞试点,如果好,就推广。墩子喜出望外,原来的一系列担忧抛之九霄云外了,墩子只需要负责日常的管理就行了。墩子开心死了,一个月后,一个小规模的养鸡场就在墩子家原来的三亩地里开业了。墩子兴冲冲打电话告诉娘老子,老娘说,那是你的事!墩子又说,你们还好吧,做窑赚了点钱了吧?老爹说,怎么,你还查我帐?墩子又说,你们回来帮忙吧,养鸡场忙不过来!这回是两人一起回,那是你的事!墩子一头雾水,不晓得电话那头两人了什么病,吃了枪药一样。不过,墩子冷静下来思忖再三,发现一个问题,平时墩子什么活都干,而且对娘老子没任何要求时,一点问题都没有,一旦要他们付出,就开始翻白眼,乱吼吼,甚至砸碗,扔盘子。几乎不给墩子买新衣,新鞋,老拖着一双断了一半的凉鞋过夏,墩子的牙刷从来不换,只剩几根毛还让墩子用,经常教育墩子,吃穿不要跟人比,吃饱就行,而老子他自己却一天三包烟,三顿酒。想到了这些,墩子明白了,他们根本不关心他,只关心他们自己。这时,墩子又想起那个奇怪的梦和那个主持和尚的话,苦笑地摇了摇头。权当自己是孤儿吧!这样,心里舒畅了许多。这一天闲来无事,墩子信步在村里游荡,猛来听到阿三家传来激烈的摔打声,争吵声。来到他家时,阿三家已打得不可开交。她丫头不知被谁打翻在地,咧着嘴在狂嚎。阿三的矮胖老婆揪着又高又大的阿三的脖子,在拼命地上窜下跳。阿三两手拿着挑货用的扁担狠命地捶打着他老婆,嘴里模糊不清地结巴着。阿三在村上是个点风扇火的主儿,从来不要人好,也看不得人好,所以他家出事,没谁去拉架,没准一拉架,会引火烧身呢,以前有过先例呢!围观的人都神情冷冷地看热闹。活该!墩子牙恨得嘣嘣响,出事最好!听了半天,墩子及周围人才理出点眉目来。原来是这样的:阿三以为自己天天给船家上货,每天都赚回一把把钞票,自诩为家里的大功臣,而他老婆不以为然。以为是应该的。所以当他提出也像墩子父亲一样一天三包烟,三顿酒时,给了他一嘴巴。结巴憋着气,上集市买了二斤肉,二斤鱼,让老婆烧着改善改善伙食。没经过老婆同意,老婆火了,一家伙把鱼肉全扔猪圈里去了。这不,两人火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19: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得了什么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20: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
看着阿三的狼狈样,墩子舒坦极了。墩子感慨,恶人自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于是召集了堂兄,从邻村找来了野兔子,就在小小养鸡场,三人举杯畅饮,祝贺阿三的倒霉。堂兄还说,后来阿三气急了,丧失了理智,把家里的马桶、粪桶全打翻了,里面满满的粪尿溅满了房间,屋里臭气熏天。三人笑翻了。不过,野兔子说,你们村的阿三也真的恶毒,小时候念书的时候,老师批评他,他就刻了一个小人,在小人心窝里扎了几十根针,然后埋在上学的必经道上,让人们踩,据说这样就会咒死人。后来怎么了?后来那老师死了,野兔子说。墩子不相信迷信,但他更加意识到了阿三的阴险。还是要小心点,墩子告诫自己。墩子说,不谈了,都是些不开心的事。谈些开心的事。于是他们回忆起小时候“打仗”的事。小时候,邻村的小孩到本村来抢割田里的嫩草,于是就开仗。墩子发明了一种新战法,用大竹篮套住头,头离篮底一拳头,然后对方掷过来的石头土块就能挡住了,然后就用另一只手拣土块攻击对方,这样自己毫发无损,对方却一败涂地。哈哈,堂兄说,到底还是墩子聪明。野兔子说,墩子当然聪明,要不然,那一次我们都被剥皮了。墩子知道是哪一次。那一年春天,一大群人在村后玩放野火。一不小心,风把火吹到了麦田里,麦子已黄,一点就着。火势很快蔓延,眨眼间一大片麦田就全毁了,他们全傻了,只有墩子冷静,悄悄地,不露声色地带他们抄小道回村。当邻村人来查放火人时,墩子一口咬定没去过村后,是在村东割的草,而且举了一条又一条理由,信誓旦旦,面不改色。因为他知道,这个撒谎是不好,但如果说了实话,说不定会是死人的,以前抢水的时候,就死过人。即使不死人,光阿三就会生出好多事,弄得鸡犬不宁。所以,墩子早就跟大伙通好气,矢口否认,不准做叛徒。但墩子总觉得内心不安,良心上过不去。墩子决定,一旦可能,他要做点好事,弥补内心的缺憾。他们又谈起了那一次“讨伐战”。村上有一个恶霸小孩,块头特大,仗着家里有钱,老欺负村里的小孩,他家大人不觉得不好,反而觉得他家小孩厉害,还夸,说好。气死所有人了。尤其是有一次,小恶霸一天上午打人,下午打人,进了两次派出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到处吹嘘,看,我有多厉害!进村时,耀武扬威,腆着大肚子,眼朝着天,不可一世!教训他!墩子找了几个可靠的人,晚上爬到小恶霸家后门高树上,躲在树叶间,用弹弓狠狠地教训了他,打得他满头十来个大包。从此小霸王消停了好几年。讲到这,墩子自豪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9-1 17: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
村东麦田里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他们削平了田里所有的植物,露出了黄黄的泥土,然后上面搭起了帐篷,像常住的样子。不远处,一座高高的钻井不知什么时候竖了起来,直插云霄。墩子慢慢摸过去,像个小偷一样,希望能发现点什么。干什么呢?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是一个中年汉子,属于那种被岁月浸润得不温不火的那种,岁月的沧桑被包裹在骨子里,非明眼人绝对看不出。那汉子告诉墩子,他们已经打了九九八十一口井,但始终没有一点石油冒出来,可是理论上是绝对有的,他们还是在钻,不断地钻,机器在呼呼地钻,泥浆飞溅,钻井人全神贯注,没有丝毫的懈怠。墩子突然觉得,一种冲动在萌生。他要走出去,远离是非,远离名存实亡的只付出而得不到的亲情关系。他不想再陷入一些莫名其妙的纠缠,他想像钻井人一样过一种简单的生活,不为名,不为利,只为一种做人的尊严,只为一种坦荡,一种洒脱,一种夕阳下无忧无虑的温暖。于是,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墩子神秘失踪了,也许在天边,也许就在你身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1: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8-5 10: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看不见编辑录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曲阿论坛

网站简介:丹阳新闻网是丹阳市重点新闻门户网站,建成开通于2006年10月18日,作为丹阳新闻门户网,丹阳新闻网致力树立“权威、及时、深入、服务、互动”的品牌形象,准确播发丹阳新闻资讯生活信息,打造外界了解丹阳的窗口,成为丹阳走向世界的桥梁。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8:00
  • 客服电话:0511-86983129
  • 反馈邮箱:jsdyrb@vip.163.com
  • 公司地址:江苏省丹阳市东方路报业大厦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丹阳新闻网(http://www.dydaily.com.cn) ( 苏ICP备05003163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