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皇杯”] 焦心等待

[复制链接]
查看13727 | 回复0 | 2016-6-25 17: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焦心等待

  住宅楼后有三棵广玉兰树,树龄将近二十年。靠近地面的树干有小脸盘粗,树冠遮盖住一大块地方。这树下的地方就像属于它的领地,一年四季阴阴地遮住,树在说,我的地盘我作主。绿叶间白色的广玉兰花,除了冬季,时时地点缀地绿色间,特醒目。
  巨大的树冠是旺盛生命力的标志,但也给它带来了灾难。住宅楼后墙上是纵横交错的管线,有煤气管,更有电话、有线电视、网络等各种交织在一起的一大捆线,再加上东扯西拉连接到各人家的网络数据线,如蜘蛛网一般杂乱地穿行地树枝间。大风一吹,不时有线被树枝缠住拉断,同时粗大的枝条撞击着煤气管则更不安全。四月间,园林部门来人带来工具,拦腰从树干中间将树锯断。楼后遮天的树冠不见了,只留下三株光秃的树干孤独地立在那里。
  看到这三棵陪伴多年且四季常绿的大树身首异处,心里尽是失落之感。心里断不希望大树死去,盼着它重显昔日灿烂的生命。
  好在园林工人说,三棵树未死,还会长出新的枝条。这又给我心里带来了莫大的希望,那凤凰涅槃重生的希望。但看着那光秃的树干,粗糙黑色的树皮,还有顶上惨白的断面,心想怎么可能会长出新芽,新芽从何处生出?
  此后的日子里,每天下班从树干旁经过,抬头找新芽成了我必做的事情。几天芽没发出,十几天还没芽发出……如果是晴好天气,心里则怨恨着焦阳可能将新芽晒死,祈盼天快下雨,最好是连绵多天的春雨,给大树带去滋润带来生的希望。
  过了一月有余,中间的一棵最早有了新生命的迹象。从那黑色粗糙的树皮间有了星星的绿点,真意想不到这粗厚的树皮还埋藏着一粒粒小芽,埋藏着新生,断头的大树复活了!一天天过去,绿点慢慢变大,舒舒地伸展出来。再慢慢地抻出一片叶、两片叶,叶儿也越来越大,嫩绿嫩绿的。再之后,东边的一棵树干上也长出了新芽、新叶。
  而西边的一棵则没有一丝动静,还是死死地立在那里。
  又是一天天地过去,另两棵的上新芽已有尺把长,新叶已有巴掌大,但这一棵还是无一点新生命的迹象。每天从这棵树下经过,对这棵树新生的希望也在一天天地减少,甚至有了绝望的感觉。
  大约又过了一月有余,大概就在绝望之际,一天无意中发现黑皮上有了变化,渗出了小小的绿点。终于,三棵被拦腰截断的大树全都得到了重生。相信在今后的岁月中,遮天的绿又将复原,每棵树又将有它们一大块的地盘,将它们的身影投在其上。
  自然赋予万物生命,生命是自然的奇迹,值得敬畏和尊重。看到这被拦腰截断的大树复活,感叹生命是何等的顽强,在灾难前绝不放弃生的希望。
  几个月的等待,是焦心的等待。这种等待是对生命的呼唤,对新生的等待,对希望的等待。

nEO_IMG_IMG_20160623_175808.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