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阿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51|回复: 2

北宋宰相曾布墓地与句容空青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5 20: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萍水相逢 于 2017-9-25 20:34 编辑

                                                                                 北宋宰相曾布墓地与句容空青山
                                                                                            曾  萍
             在句容市下蜀镇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有一座海拔300余米高度的空青山,植被茂密,林木青葱,由于地处旷野,荆棘遍被,千百年来很少有人登临踏青,寻访探奇,谁也未能料到,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隐藏其中,一位曾经显赫一时、后又蒙冤千古的历史人物居然栖身在这座荒凉冷寂的大山之中。
                                                                   蒙尘千载,一生忠奸真伪谁能辨
      说到曾布,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但谈到“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可谓无人不知。曾布正是北宋文学家曾巩的胞弟,祖父曾致尧、父亲曾易占皆为北宋名臣,曾巩、曾肇、曾布、曾纡、曾、曾协、曾敦并称“南丰七曾”。曾布一生历经宦海沉浮,家族也随之大起大落。曾经身居宰相的他,由于奸臣的构陷、史书的笔误,中年之后,这位满腹经纶,空有济世之才的大儒,只能听由朝廷的贬斥四处颠簸,一生巨著付之东流,家族中人随之也游离失所。至今祖籍南丰方志中不见只字提及,想是唯恐奸臣之名辱没了桑梓之地,耽误了后世子孙。
       曾布(1036-1107),字子宣,原籍江西南丰。曾氏为当地一大望族,其祖、父辈有多人出仕。为宋嘉二年(1057)进士,后经韩维、王安石举荐,上书言政深得神宗赏识,命为太子中允、崇政殿说书,加集贤校理、判司农寺、检正中书五房公事。与吕惠卿共同参与制订青苗、助役、保甲、农田之法,成为王安石的重要助手之一。后曾布在改革问题上与王安石意见相左遭到贬斥,但他在为相期间矢志不移地推行改革的历史功绩是任何人也无法抹杀的。曾布一生先后侍奉北宋神宗、哲宗、徽宗3个皇帝,官拜尚书右仆射(右宰相),后被奸相蔡京排挤罢相,累及曾布诸子。曾布黜职后,先任观文殿大学士、润州知州,后为提举太清宫居于太平州,旋即降为分管南京的司农卿。又因曾经推荐过的学官赵谂反叛被降为散官,流寓衡州……因执政时期过失被降为贺州别驾……再贬廉州司户……。四年后转至舒州,复任太中大夫,提举崇福宫。在镇江任职期间,曾布在金山寺建造双塔,一度和如夫人、苏颂之妹暂居丹阳。大观元年(1107年),曾布在润州去世,终年七十二岁。死后被赠为观文殿  大学士,谥号"文肃"。死后,魏夫人、苏夫人与之合葬在下蜀镇的空青山。
          曾布不乏文思才干,政治立场较为中立,在哲徽二帝时期的斗争中作为枢密使和右仆射扮有重要角色。但政治生命被卷入北宋后期白热化的党争,因政争失意和用人失察,身后未料却被宋史列入《奸臣传》。梁启超为此愤愤不平:"曾子宣者,千古骨鲠之士","其才其学,皆足以辅之,南丰可云有弟,而荆公之得士,亦一夔而足者也。"并为其辩白:"荆公之冤,数百年来为之昭雪者,尚有数十人。而子宣之冤,乃万古如长夜,吾安得不表而出之。"
     
                                                                                        家族修谱,一代名臣坎坷身世重为人晓
      1998年6月23日,《扬子晚报》发表 “曾巩家族后裔捐献宗谱”的消息,报道了丹阳运河殷台村曾国成老人向丹阳市档案馆捐赠《云阳殷塘曾氏宗谱》的情况。宗谱系民国三十五年修撰,共二十卷,后十卷已散佚,为“十四修本”,殷台村曾氏支称“栅口分”,属于丹阳陵口分支。宗谱由族人曾希林冒险保存,历经解放战争和文革动乱而幸免于难,最后终于寻找到它的归宿。这部记录了丹阳曾姓家族与北宋时期江西南丰望族——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曾布家族渊源关系的宗谱出现,引起曾姓族人的极大兴趣并萌发了续修家谱的想法。从2005年春开始,经过阖族上下的辛勤努力,把殷台曾氏家族从1946年至2006年,历时六十年的发展繁衍情况记录下来,完成了《丹阳殷台曾氏族谱》“十五修本”宗圣堂版,全谱九卷,汇纂一册。
      曾氏一脉是如何从镇江流转到丹阳?家谱记载:曾布到润州做官后,曾布的第三子奉议郎曾缲随父宦居,缲公生承务郎曾等八子,配丹徒吴夫人生二子,死后葬于丹阳练塘乡永昌里,地名殷塘。长子曾曦宦居萧山,次子承事郎曾(为曾布重孙辈)追念父母劬劳之恩,谨守父墓,结庐筑室永居殷塘,遂家焉不去。”成为丹阳殷塘曾氏鼻祖。正如丹阳练湖因长山、骊山八十四汊水得以绵远流长一样,南丰曾氏遗留在丹阳的曾氏一脉,最终成为当地一大望族。
                              
                                                                      苦苦探寻,宗圣坟茔惊现人间
     丹阳曾氏后裔、丹阳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曾萍多年来矢志研究曾氏脉络,经过查找方志、年谱、宋代传记资料,从茫茫史料对照家谱佐证,详细考证了丹阳曾氏的繁衍变迁,为挖掘坐实曾布一生历程及其终焉之地搜集了大量资料,以此为基础撰写出《丹阳殷台曾氏来源考略》论文。
     宋《嘉定镇江志》云:“丞相文肃曾布墓在长山之相公湾。”清《金山志》记载:“曾布镇江人,住千石墟之东”。明正德《丹徒县志》记载:“(宋)丞相曾布墓,在长山之相公湾”。《云阳殷塘曾氏宗谱》十三修谱序则称:“曾布生前住润州南门东太石墟(清嘉庆年间尚存的道林寺即相府旧宅址《润州志》可考)卒于润州,葬长山相公湾”。
      曾氏家谱中对夫人魏氏葬地的表述是“寿五十九合葬句容下蜀镇南空青山周围方百余亩去镇江七十里”,《曾氏十四修本》家谱第十八卷还录有《拜扫文肃公墓议约》《道光四年朱仁和看山文揽》等十八件合同、笔帖、凭据等文件,民国时丹阳曾姓族人按例祭扫,由朱姓人守墓。这就为寻找宗圣祖曾布的墓地提供了可靠依据。
     空青山究竟在镇江的何方?千年之后,不知墓地是否还在?遗骸是否安好?曾氏族人在2006年十五修族谱之时未能考查,实为憾事。为了寻找考实曾布墓地,丹阳曾氏族人专程驱车来到下蜀探访,终于不负此行。
     空青山,旧名长山下之相公湾,坐落在句容市下蜀镇,这里的村民都称此山为“曾家坟山”。上有一座千年墓地,是北宋宰相曾布的墓地,山下至今尚居住着守墓人朱氏家族后裔,已是朱家第十五代传人。
     丹阳曾氏后曾二次辗转来到句容市下蜀镇的空青山。第一次是在2012年10月14日。
      空青山坐落在句容下蜀镇的朱家边自然村,时值秋高气爽。附近浮桥村一个叫解广玉的老人年已77岁,文革期间曾和村民一起到山上挖墓。他回忆道,这座山叫曾家坟山,有三百亩地,村里还有一个看墓人朱前文,老人82岁了,就住在山下。解放前一进村口,路边就有一块指路牌,写着“曾家坟山”。当年我是没有办法被逼去挖坟山的,挖开后,看见大棺材套着小棺材,里面有一包水银,没看到尸骸。棺材是楠木的,被浮桥林业队拿去做门了。山下住着守墓人朱家,朱家旁边有一座庙,门口有一口水塘。村里的农民看到我们要上山寻找曾家坟墓,就告诉我们:你们早十年来就好了,十年前农民上山砍柴,曾家坟山是光秃秃的。现在杂草丛生、树木茂密,恐怕是没路上去了。
     经过众人四个小时的寻找,大家终于发现一个深坑,深坑四周有长方形青砖头,砖头大约长24cm,宽20cm,谢光宇等人过来查看兴奋的说:是的,是墓地!找到了一座,还有两座的,就在附近!旋即看见一块大石块,中间已经断裂,这是不是坟墓的石碑?四五个人把它翻过来一看究竟,找不到字迹,只能先用照相机拍下来。经过查找果真又找到了另外二座小墓地!大家对这个大的墓地是不是曾布之墓,心存疑虑,有什么依据证明此为曾布之墓?解广玉回忆说,当年上山扒的坟,应该就是这座。墓地旁边有一颗风梨树,一米二的直径,风梨吃了治皮肤病。我们上山前,据老百姓所讲,山上有四只石马,石马就在坟墓的西边,老百姓种庄稼收成不好,种什么都没有收成,说是被山上的石马给吃了,老百姓就把石马的嘴巴给敲掉了,说来也巧,后来庄稼就丰收了。
       解广玉老人的回忆,我们在附近继续寻找一些可供考证的物件。络绎向西沿着山涧、小溪艰难前行,在一颗大树下,终于又找到了一块断裂的石头陷于泥土之中。大家围上前去,扒开上面的泥土细细察看,见到是马鞍的图像,四周还有同样大小的石头,反复琢磨出是一对石马。继而又发现一个石人,虽是无头,但也依稀看得出是一个书童模样,身高约莫一米五。再往前走,又看到一个无头石人,身佩一把宝剑。回过神来分析,这三座墓地,一座在半山腰,另外二座在西边下坡一点,墓地棺穴展露无遗,砖头的型号、色泽基本一致,当年墓地的券顶坟头,有浮雕花纹,散落四周一地。有三座墓地、石俑、墓地砖为证,这无疑是曾家老祖宗曾布的墓地。遥想当年曾布去世之后,因为被贬为奸臣,株连家族,家人以薄葬了事。依据家谱记载,曾布的后人在明代才得以重修祖坟。所以,坟前的石像生端的是明代的风格特征。
时隔五年之后,丹阳曾氏族人接到了句容市下蜀镇政府宣传委员谭红军的电话,他希望和丹阳曾氏族人一起上山实地考察曾布的墓地。
       2017年5月25日,丹阳曾氏族人带领谭红军、句容市博物馆馆长翟忠华、朱家边村支部书记夏前清和当地村民,一行十几人再度上山,依旧循着西边的入口,只花了半小时就找到了墓地。石俑等一干故物仿佛依然,只是墓地的砖头比五年前少了许多,四周还有遗留下来的矿泉水瓶。句容博物馆的翟馆长仔细察看后说,这些石俑应该明代的产物,曾布被贬为奸臣,家人备受摧残,下葬时应该是很简陋的,曾布的后人应该是在明代时修缮的。谭红军取出相机拍摄了相关景况,临别时,翟馆长又取了几块墓砖带回去研究。
             下得山来,大家看望了87岁的守墓人朱前文。他身体健朗,十分健谈,开口便说:“我家祖祖辈辈就是守墓的”,并和大家回忆起他和爷爷一起守墓的故事。从懂事起,他就和爷爷、父亲一起守墓,老人至今尚能回忆起1948—1949年,丹阳曾氏族人曾来这里两次祭祀。1950年,因当地政府发动土地改革,划定农村阶级成份,朱前文为此专程到丹阳司徒狄塘落实证明:曾家坟山产权不是朱家的,坟山主权属于丹阳曾氏,朱家是给他们世代看坟守山的。
考察结束时,翟忠华馆长表态,等他做进一步的考证后,向句容市上级部门专题汇报后,再考虑下一步的方案。曾氏族人则表达了希望句容市政府把空青山曾布墓地列入文保单位,加以清理修缮,让后人更好地去了解这段历史,以此告慰先人,了却曾布后人的一大心愿。
                                      
                                                                墓在柩空 曾布身后留下的又一悬疑
         曾布丹阳后裔在一探空青山宗圣祖墓时,守墓人曾说过,1967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公社组织掘墓时,墓室打开之后,不见遗骸踪影,只有一包水银现出,给后世留下了众多悬疑难分难解?
一、曾布由后裔重新发葬是在明朝,其时距离宗圣祖受迫害的年代相去甚远,前朝权奸早已灰飞烟灭,用不着后人担惊受怕。曾布后半生流离颠沛,已是身无长物,后裔也无必要故布疑冢来防备恶人作践,处心积虑搞什么衣冠冢之类的防范措施。
二、曾布后人为其重修墓地,另觅风水宝地,花费重金购买坟山,从初葬地拾骨移出,这应当是毫无疑问的!否则就不会出现水银一节故事。水银出现在古墓中,通常是古代后人在造墓时为了先人遗体长久保存所采取的防腐手段。如落葬时没有遗骸,则不会出现水银防腐之多余之举。
三、后人为老祖宗重新体面安葬,在墓地隆重地修筑了神道、设置了石人石马雕像,为何今天墓在骸空呢?撇开水银防腐措施不谈,我们知道,生活在距今70-20万年的北京猿人的存在,是通过发掘到其头盖骨来复员确认的。而曾布伉俪三人的遗骸是绝不可能在区区不到千年的时间中完全腐败分解消失在完全封闭的墓冢之中,尽管是在雨水充沛的江南环境之下。
因此,曾布墓穴为何会成为空冢?
是曾布后裔在二次葬时所为?
是盗墓人所为?
还是因其他缘故所致?┄┄
        曾布后人期盼能有专家学者或博学之人,能够从专业角度或是古籍野史中寻找发现更多线索,或用合理解释来还原当时的具体情况,让逝者安息,也令曾氏后代不至于再将遗憾代代传承。
     
 楼主| 发表于 2017-9-25 20: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石人.jpg 石人书童.jpg 正在寻墓.jpg 丹阳殷塘家谱.jpg 进山寻墓.jpg 空青山全景.jpg 墓地的大石头.jpg 墓地砖洒一地.jpg 石马倒地卡在树根.jpg 石马的头.jpg
2012年第一次寻墓地.jpg
曾布手迹.jpg
丹阳殷台曾氏族谱曾布像.jpg
丹阳殷台曾氏族谱封面.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5 20: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丹阳日报微信公众平台欢迎扫描添加
司徒殷塘发谱.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丹阳新闻网(http://www.dydaily.com.cn) ( 苏ICP备05003163号 )

GMT+8, 2018-7-22 13:10 , Processed in 0.06520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