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阿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7|回复: 0

挺进,挺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4 16: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挺进,挺进!!!
                                    ——纪念新四军丹阳游击纵队暨挺进纵队成立80周年

                                                            ·吴志阳·



                                                               前言

      硝烟散尽,天朗气正。弹指挥间,80年过去了,人们依旧不能忘却。80年前,国土沦丧,民族危亡,丹阳的仁人志士 、热血儿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把一支支民间武装打造成了一支坚不可摧、所向披靡的抗日铁军。这,就是名震大江南北的新四军挺进纵队(前身:丹阳抗日游击纵队)。它,奇袭新丰、智夺扬中、血战郭村、决战黄桥······,同日寇和国民党顽固派进行坚决斗争,为共产党、新四军开辟、发展和保卫苏北根据地立下了赫赫战功。  从这支英雄的队伍里,走出了许多杰出的革命家、开国将领以及数百位丹阳籍的革命英烈。他们不愧为民族脊梁、时代先锋、丹阳人民的好儿女!



                                    一、为护家安民,丹阳各地成立抗日自卫团

                            1937年10月,日本侵华肆无忌惮到了疯狂的程度。12月,上海沦陷,南京沦陷,江南大片国土惨遭日寇肆意践踏和蹂躏。烧、杀、抢、掠、淫,使得江南人民生灵涂炭,水深火热。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哪里有杀戮,哪里就有斗争。在丹北山区倪山村,共产党员管文蔚领着弟弟官文彬、管文昭(管寒涛)率先举起了抗日义旗,组织成立了苏南地区第一支抗日自卫武装——倪山抗日自卫团;紧接着,梅嘉生从上海回来,在胡家、戎梅马;陈云阁、陈东曙、陈志在后巷也相继成立了抗日自卫团。受丹北抗日声势的影响和带动,1938年1月艾焕章、薛斌等在丹阳、金坛交界成立抗日游击队;2月,朱廉贻、韦永义、吴文斌等在丹阳西乡练塘、都观、白鹤、司徒成立抗日自卫团;在丹南的延陵、珥陵、松卜、眭巷等地,王竹舟、丁洪良等人也都纷纷组织起抗日自卫团。至此,丹阳境内以及镇江县的黄墟、丁岗,武进县的西夏墅、孟河、小河等地的抗日自卫团达到了80多个,人员编入2·5万人,基干队伍3000余人。  

      针对丹阳各乡的抗日声势,管文蔚派员四处联络,于4月30日,在访仙后册塘复兴自卫团团部召开了由103人参加的丹阳县第一次自卫团长会议,武进、镇江、扬中等地的部分自卫团也派人参加了会议。会议制定并通过了《丹阳县抗日自卫团大纲》、《训练大纲》和《办事细则》等一系列重要文件。这也喻示着“丹阳抗日自卫总团”真正成立。总团在1938年2月-至7月还相继举办了三期干部培训班。每期学员50—80人,培训时长一个月,培训内容设政治工作、军事工作和群众工作三个部分,管文蔚、韦永义讲授政治工作;梅嘉生、管文照讲授军事。在组织分工上,管文蔚任总团司令,梅嘉生任参谋长,韦永义任政治部主任、朱廉贻任秘书长,管文彬管理财务。总团下设四个大队:一大队,张福生任大队长;二大队,方钧任大队长;三大队,韦永义任大队长;四大队,梅嘉生任大队长。总团以丹北、丹徒东乡和武进北乡为活动范围,一面通过破坏交通,阻止、伏击日军;一面打击和镇压欺诈百姓的土匪、地痞流氓;一面严惩卖国求荣的汉奸、特务;在武进孟河袭击日军军车;在镇江谏壁,炸毁谏壁大桥。总团的举动,赢得广大百姓的拥护和爱戴,队伍也随之壮大,名声远扬。然而,对于这支新生的抗日武装,日寇恨之切齿;土匪、地痞闻风丧胆;国民党顽固派也觊觎、暗算。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想拉拢、收编不成,暗地下令驻防武进的张少华限期剿灭“管文蔚”;南面吕城的卢子模勾结冷欣与总团为敌;西北面有朱梦莲、张梅芳从中捣乱,总团四面受敌。该如何生存,如何发展呢?

                                     二、接受改编,进入新四军战斗序列

       1938年6月3日,新四军一支队二团(老二团)进入茅山地区,以营为单位活动于镇江、句容、丹阳、金坛等县。6月17日,新四军先遣支队在粟裕的指挥下,在镇江南郊的韦岗伏击日军,取得了新四军挺进江南的首场大捷。管文蔚闻此消息拍案叫好,“江南人民有救了!自卫总团有救了!”。他当即派朱士俊、徐德谦、虞景可、虞荣和四人去茅山一带寻找新四军。在丹徒宝堰终于找到了一支队司令陈毅。

       陈毅率军抵达茅山一带后,深感茅山较小,不像闽赣地区山高林密,便于部队机动作战。要想在江南扎下根,建立抗日根据地,必须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依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此,陈云向陈毅推荐,丹阳有个祝同的人,是大革命时期就入党的老共产党员,现在家乡拉起了一支抗日队伍,可助你一臂之力。听了朱士俊等人的介绍,陈毅哈哈大笑。说:“你们找我,我还找你们嘞!” 并指出:“丹阳抗日自卫总团能不能在敌后生存和发展,关键是三条:一是要坚决执行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二要组织、发动和依靠人民群众;三要模范执行共产党的群众纪律”。这三条,为丹阳抗日自卫总团的生存和发展指明了方向。  自从找到了新四军,管文蔚及其“总团”立马积极配合和策应新四军活动。  6月25日,新四军一支队二团政治部主任肖国生和一营营长段焕竞来到丹北,并带来了陈毅的亲笔指示。6月30日晚,段焕竞率一营夜袭新丰车站,“总团”积极配合,担负警戒、联络、破坏铁路和抬送伤员等任务。经过二个多小时的激战,日军第十五师团松野联队庆江中队一个小队40余名鬼子全部被歼。

······
      7月中旬,丹阳抗日自卫总团接受新四军一支队改编,授予“丹阳游击纵队”番号。为了加强游击纵队的领导,提高部队战斗力,9月中旬,陈毅派新四军一支队政治部主任刘炎带领郭猛、张震东、贺敏学、魏天禄、龙树林、陈时夫、吉洛(姬鹏飞)等20余位军政干部充实了纵队的领导和管理,并改番号为“江南抗日义勇军挺进纵队”(对内称“新四军挺进纵队”,简称“挺纵”)。任命管文蔚为司令,郭猛为政治部主任,张震东为参谋长,下辖4个支队。从此,丹阳的这支地方抗日武装,,正式进入新四军战斗序列,直接归新四军一支队指挥。

      1939年10月,根据新四军第一次党代会的指示精神,管文蔚领导的新四军挺进纵队与叶飞领导的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指挥部所属部队在扬中八字桥镇会师合编,番号仍用“新四军挺进纵队”。管文蔚为司令员,叶飞任副司令兼政委,张藩任参谋长,陈时夫、廖海涛先后任政治部主任,姬鹏飞任政治部副主任。下辖四个团:一团,团长乔信明,副团长刘先胜,参谋长廖政国;二团,团长徐绪奎,政委何克希,参谋长廖昌金,政治部主任吕平;三团,团长梅嘉生,参谋长张震东,政治部主任胡文杰;四团,团长韦永义,参谋长焦勇,政治部主任鲍志椿。1940年2月,梅嘉生率挺纵的三团、四团(丹阳游击纵队的底子)与陶勇的苏皖支队合编为苏皖支队。陶勇任司令,梅嘉生任副司令。1940年7月,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成立。苏皖支队改番号为新四军3纵。陶勇任司令员。

                                           三、辉煌的战斗历程

                                             【夜袭新丰车站】

      1938年6月27日,二团一营营长段焕竞争接到情报:新丰火车站驻着日军第15师团松野联队广江中队的1个小队近60人,还有车站的汉奸、警察60余人,驻在靠近小学的那座楼房里。据说,日军广江中队接到任务,要随师团开往武汉前线。这两天,他们正杀鸡宰猪,大吃大喝,天天喝得酩酊大醉。晚上,有时连哨兵都不派,敞开大门睡觉,可以说是日军守备较为薄弱且警戒疏忽的一个据点。当时段焕竟营长以及同随第1营行动的二团政治处主任肖国生和副营长(即营政委)李忠民、尹倩等研究,认为这正是偷袭的最好机会。便派担任二连连长张强生带一连副连长彭寿生和营部侦察员,化装成商人和农民,先期潜入到新丰车站附近,仔细观察日军所驻楼房周围的地形及通往丹阳、镇江铁路的情况。在查明敌情后,段焕竟随即定下了战斗决心。于是立即召集各连干部开会,布置战斗任务。肖国生主任作了战斗动员。在军事讨论时,针对敌人骄纵麻痹但增援近便的特点,大家一致主张要采取夜间袭击、速战速决。有的还提出“奇袭之后,继以强攻”,有的还主张准备火攻。段焕竟要求各连立即着手准备。在开完干部会议后,段焕竟和尚国生立即去访仙桥,同丹阳抗日自卫总团团长管文蔚共同研究夜袭新丰车站作战的协同问题。管文蔚答应由他所属8个自卫团各精选三四十人,配合作战:负责向铁路两端丹阳、镇江方向的警戒,破袭铁路和电线电杆,以及向导、运输等工作。与此同时,段焕竞又向团部和支队司令部作了报告,陈毅司令员和团首长均表赞同;并确定在7月1日发起战斗,以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1 7周年。所制定的战斗部署是:二连担任主攻,段焕竟随第2连前进并指挥该连攻击敌据点;三连作为营预备队,由肖国生主任、尹倩率领跟进;一连负责向丹阳方向警戒,并由丹阳自卫团一部配合,打击可能增援的日军,由李忠民指挥。丹阳自卫团参战人员大部主要负责镇江方向的破路和警戒任务,其余破坏电线。
      6月30日深夜,战斗打响。先是小股兵力贴近,解决哨兵。日军发现后,采取火攻,然后集中优势兵力消灭外窜抵抗之敌。2个小时干净、漂亮地解决战斗。

      此战斗胜利,陈毅元帅说是给党的17周年华诞献了一份厚礼。它,也再一次鼓舞了江南抗日军民的斗争热情,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连美国联合通讯社都作了相关报道。
                                      【周密部署,智夺扬中做“跳板”】

      1939年5月5日,中央军委指示新四军一、二、三支队主力的主要发展方向不是在溧阳、溧水、郎溪、广德等靠近中央军的地区,而是在苏南、苏北广大的敌人后方直至海边的数十个县,尤其是苏北地区。要陈毅在吴淞口至南京以及芜湖以西长江两岸控制多个渡口。速令叶飞在北岸扩大部队,建立政权,不要顾及顾祝同、韩德勤、李明扬的反对。

      扬中岛地处镇江东30公里,北连泰兴,南接丹阳、丹徒、武进。新四军长江北扩的“跳板”。江苏省保安第九旅的第三团贾长富部驻扎于此。1939年4月9日,挺纵兵分三路,一支队的一个营包围驻扎在老郎街的敌人;另一个营解决八字桥的守敌和乡间的小股匪部;张震东率一个营直插三茅镇。当八字桥的战斗打响后,二支队的两个营也已经嘶马过江,开始向三茅镇进攻。贾长富此时还在做着美梦,妄图等大刀会来后,仗着人多势众,与挺纵拼一拼。正在这时,一个大刀会的会徒连滚带爬地进了团部,哭道:“贾团长,完了!全完了!我们二百多弟兄死的死,散的散,坛主也被他们打死了。” 贾长富气急败坏地一脚踢过去,骂道:“饭桶,你们都他妈的是饭桶。二百多人怎么说完就完了,给我滚!” 副团长急忙上前说:“团长,我看咱们快走吧,否则来不及了。” 贾长富眼露凶光说:“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走!”
      贾长富率残部夺路而逃,刚上船,一支队的一个营和二支队的两个营就追了上来。贾长富一边命人还击,一边催促快划船。
      贾长富好不容易逃到黑木桥,妄自庆幸,疯狂地宣称:“这下可笃定了!新四军要是在此处埋伏,才算真有本事!”并命令部下准备休息。

  “同志们冲啊!杀啊!”四面八方传来喊杀声,原来新四军老二团主力早有埋伏,在敌人准备休息时冲了出来。敌人吓破胆,毫无抵抗能力。贾长富企图顽抗被一枪击毙,这个恶贯满盈的土匪头子受到了应得的惩罚。战斗于拂晓前结束,全歼敌军两个营,为避免纠纷,新四军故意放走国民党县长和县党部委员。
就这样扬中到了新四军手中,北扩有了“跳板”。挺纵司令部随即从丹北移至扬中老郎街。

                                                   【郭村保卫战】
      挺纵攻占扬中后,3团和4团在梅嘉生率领下进入苏中吴家桥地区。1939年11月,新四军第2支队第4团一部北渡长江,向扬州、仪征、天长一带地区发展,称苏皖支队。12月,新四军挺进纵队北渡长江进入扬州、泰州一带进行游击。1940年2月,新四军挺进纵队梅嘉生与苏皖支队合并,仍称苏皖支队。5月中旬,叶飞率西援挺纵部队返回江都吴家桥原防,17日,与来吴家桥"扫荡"的1000多日伪军遭遇,双方激战1昼夜。为防止日伪军集结更多兵力丙次进行报复性"扫荡",新四军先转移到江都宜陵后决定转移到通扬河以北、宜陵东北的郭村,进行休整。郭村地形复杂,北边、东边是水网,南边是开阔地,易守难攻。同时郭村正好处于日伪、韩德勤、"两李"二股势力的结合部,属于苏北国军李明扬的辖区 。西边10里外,是日军的高邮、邵伯据点;北边10里外,是韩德勤部队张星炳的保二旅;东边离泰州20多里,南边是宜陵、塘头,是李明扬、李长江的地盘。

      新四军未获允许进驻郭村引起了二李的不满,而且一个多月也不撤走。在最后通牒无效后,1940年6月27日韩德勤命令李(明扬)总指挥指挥所部及张星炳、何克谦、张少华各团部队及泰县常备旅迅速将江都、泰县、泰兴地区所有匪军包围,一举而歼灭之。

      1940年7月初,李长江集中所有的轻重机枪和大炮向郭村发起三次总攻,整团整营的兵力扑向郭村。挺纵和苏皖支队全力反击,坚守阵地,歼灭李部3个团,击溃10个团,俘获李部主力陈中柱等700余人,缴获步枪600余支、轻重机枪10余挺,李部全线溃逃。至此,李长江对郭村的进攻被彻底粉碎。并乘胜攻取塘头,直逼二李老巢泰州城下。

                                                        【决战黄桥】

      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大义于不顾,精心制造的反共军事摩擦。1940年10月3日,韩德勤组织3万多顽军攻击黄桥,妄图将立足未稳的新四军驱逐出苏北。新四军当时仅有3个纵队约7000余人,其中作战部队仅5000余人,战事明显不利,形势极其严峻。陈毅、粟裕决定“独立决战,迅速歼灭韩主力,一举解决苏北问题”,以黄桥为轴心,诱敌深入,各个击破。战役由陈毅坐镇谋划调度,粟裕亲临前沿指挥。

       战役伊始,粟裕抽调3/4的兵力作为突击力量,仅留1/4兵力固守黄桥。10月3日下午至4日下午,顽89军33师连续猛犯黄桥东门,新四军三纵连续七次打退冲锋。顽军不断增兵加强火力,虽一度突进东门,但三纵以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坚决与敌拼杀。东门鏖战之际,韩德勤亲信翁达的顽独立六旅3000多人越过高桥,直趋黄桥。翁旅先头部队抵达黄桥以北五六里时,粟裕命令预伏的新四军一、二纵队将其切成数段,分而围歼,并以一部从侧翼迂回至翁旅后方,将其包围。经3小时激战,全歼翁旅,翁兵败自杀。顽89军军长李守维部,则完全暴露和孤立。粟裕果断命令二纵截断李的归路,一纵和守卫黄桥的三纵对李部形成合围。李守维的顽89军是韩德勤统治苏北的军事支柱,战斗力较强,虽被包围,仍作困兽斗。5日夜,粟裕命令部队发起攻击,首歼顽89军军部,缩紧包围圈。新四军发扬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优良作风,经多次白刃格斗,歼李大部,其残部纷纷缴械投降。李仓皇逃蹿,溺毙于挖尺沟河中。韩德勤见大势已去,只得收集残兵逃向兴化。

      黄桥决战是华中抗战以来最大的一次反摩擦战斗,大振了新四军声威,大灭了国民党顽固派气焰,为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基础。决战中,新四军以伤亡900多人的代价,歼灭韩德勤顽军11000多人,其中生俘3600多人,实现了苏北问题一役而定。

                                                 四、挺纵的军政干部(部分)

管文蔚  (1904-1993)时任挺纵司令,建国后任江苏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                                                                                                     梅嘉生  (1913-1993)时任挺纵大队长、支队长、团长,开国少将。                    
韦永义  (1908-1999)时任挺纵大队长、支队长,建国后任江苏省副省长、检察院检察长等职。                                                                                朱廉贻  (1904-1941)时任挺纵秘书长,后任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秘书长、兴化抗日民主政府县长。1941初春牺牲于兴化。                                                         
叶   飞  (1914-1999)时任挺纵副司令兼政委,开国上将,海军司令。                     
张震东  (1907-1984)时任挺纵参谋长,开国少将;                                      
刘先胜  (1901-1977)时任新四军3纵政委,开国中将。                                 
张开荆  (1905-1991)1939年11月至12月任新四军挺进纵队参谋长 ,开国少将。                                             
陈时夫  (1913-1953)时任挺纵政治部主任,建国后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司法部副部长,最高人民法院华东分院副院长、党组书记。     
陈同生   (1906-1968 )时任新四军挺进纵队政治部副主任,建国后任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部长,上海市政     协副主席,上海第一医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                                             
郭  猛   (1913-1941)时任挺纵政治部主任,1941年12月牺牲。   
龙树林  (1911-1939)时任挺纵政治部主任,1939年1月牺牲。     
姬鹏飞  (1910-2000)时任挺纵副政治部主任,建国后,任外交部长。                                                      
魏天禄  (1908-2011)时任挺纵政治部主任,开国少将。           
乔信明  (1909-1963)时任挺纵1团团长,开国少将。            
徐旭奎  (1915-1940)时任挺纵2团团长,1940年6月牺牲。         
何克希  (1906-1982)时任挺纵4团团长,开国少将。                        
邱玉权  (1913-1946)时任挺纵4团团长,1946年牺牲。           
贺敏学  (1904-1988)时任挺纵军事干部,开国少将,贺子珍哥哥。

                                      五、挺纵的丹阳籍英烈

管文蔚    梅嘉生   韦永义   朱廉贻      (略)                        
管寒涛   (1909~1994年),又名管文昭,挺进纵队副参谋长,后任二支队司令、新四军挺进纵队江南留守处主任。建国后,任浙江省农业厅副厅长、基建局副局长等职。


管文彬  (1906~1992年),原名甘佩林,时任丹阳抗日自卫总团财经委员会主任、丹阳游击纵队经济委员会主任。任农业部计划司、农垦部计财局副局长,国家农垦总局副总局长和农垦部财务局局长、农垦部党组成员、顾问等职。1982年离休。1992年4月21日病故,享年86岁。

郑竹波  (1921—)时任丹北人民抗日自卫总团科员,新四军挺进纵队3支队8大队政治指导员、4团青年干事。建国后,任南京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南京军区党委常委。正兵团职。

恽前程  (1920—)新四军一支队挺进纵队见习参谋,1943年2月任新四军军部作战参谋,华东野战军第6纵队第16师第46团第3营营长。建国后,任第二十四军教导团团长,1952年任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第二十四军第72师第214团团长。回国后,1958年至1966年任空军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1975年5月至1981年4月任福州军区空军参谋长(副兵团职)

胡文杰  (1916-1949)时任挺纵4支队政治部主任。后任三野二十九军八十七师二五九团团长。在解放上海战役中牺牲。

邓若波  (1916-1949)时任丹阳抗日自卫总团队长,民国33年任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一营营长、纵队参谋处副处长、团长。渡江战役前夕的1949年4月21日,邓受命率领全团3000余名战士,在长江北岸作渡江登陆作战准备,不料遭到英国军舰"伦敦号"号的炮火袭击,邓及43名战士中弹牺牲。

管有为  (1900-1940)绰号"管半仙"。民国26年(1937年)底,在管文蔚等人的启发下,他积极参加抗日救亡工作。民国27年春被派往访仙抗日自卫团工作。同年夏调任"四抗会"(镇江、丹阳、武进、扬中四县抗敌委员会)组织和锄奸科长。后任挺进纵队司令部外事副官。1940年初在镇江被日军逮捕。在狱中,敌人软硬兼施,他始终坚贞不屈,于同年3月9日遭日军残杀,身躯被剁成6段,光荣牺牲。

梅发生  (1912-1941)时任丹阳抗日自卫总团军事教练,挺进纵队4支队大队长、苏皖支队三营营长、丹北保安司令部保安大队长。1941年5月攻克伪军碉堡时光荣牺牲。

莫  中  (1918-1941)1938年2月参加丹阳抗日自卫总团举办的政训班第一期学习,结业后分配到留墅自卫团当指导员。1940年人中共山北县委书记,1941年5月人扬中县委组织部长,7月,牺牲在扬中。

王志珍  (1902-1941)1938年参加丹阳抗日自卫总团,后任山北县财经科长。1941年6月牺牲。

朱祥熙  (1912-1941)1938年参加丹阳抗日自卫总团,后任澄锡武三县抗敌委员会司法科长、澄西县政府司法科长。1941年在焦溪牺牲。

眭  俊  (1906-1941)1938念月参加丹阳抗日自卫总团,后任金六区、丹三区区长。1941年10月在金坛建昌孟岗村牺牲。

丁荫丹  (1923-1942)1939年参加挺进纵队,历任连文化教员、指导员、营副教导员、教导员。1942年在苏北高宝战斗中牺牲。        

韦石如  (1904~1939)  1938年2月和韦永义一起积极组织练塘抗日自卫团。民国27年底新四军挺进纵队第三支队成立,韦永义任支队司令,他任支队第八大队长,同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9年7月部队整编,任新四军挺进纵队第四团第一营营长。。同年10月,在江都县大桥镇与日军作战,不幸右臂负伤,经上级批准,秘密回乡养伤,于11月12日晚被捕。在敌人的酷刑面前,他横眉冷对,视死如归。于12月下旬,在丹阳老北门外一座仓库里被日军残杀,尸体被放进硝镪水中销毁。

冷  静  (1919-1943)1939年4月参加挺进纵队,历任班长、排长、连长、作战参谋、团副参谋长等职。1943年6月在高邮牺牲。

吴汉生  (1922-1943)1938年携姐姐、妹妹一起参加新四军。先后担任兴化独立团大队教导员、新兵连指导员、一师二旅组织干事、青年干事、四团特务连指导员。1943年10月牺牲在溧水、高淳之间的宝塔山。

戎志明  (1913-1943)1938年随梅嘉生加入抗日自卫总团,1939年任戎梅马党支部书记、山南县民政助理、丹五区区长等职。1943年为掩护战友不幸牺牲。

殷  逸  (1919-1944)1938年参加丹阳抗日自卫总团,1939年随挺进纵队4支队渡江北上,1940年任苏皖支队二营营长,1943年任南通县警卫团团长。1944年4月牺牲于南通。

茅斐如  (1918-1944)1938年参加丹阳抗日自卫总团首期军政干部培训班,后任春糖自卫团团长,后任丹北县短枪队、警卫营大队长。1944年为掩护战友,挺身吸引敌人,壮烈牺牲。

朱竹雯  (1922-2012),管文蔚夫人、新四军老战士,1939年随管文蔚参加挺进纵队。建国后,任江苏省卫生厅副厅长、江苏省丝绸总公司党委书记、顾问等职。2006年12月,中国丝绸协会、中国财贸轻纺烟草工会授予朱竹雯名同志"全国茧丝绸行业终身成就奖"。

······

据不完全统计,参加丹阳抗日自卫总团及新四军挺进纵队的丹阳籍革命烈士高达540余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丹阳新闻网(http://www.dydaily.com.cn) ( 苏ICP备05003163号 )

GMT+8, 2018-7-22 22:39 , Processed in 0.04700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