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骗子

[复制链接]
查看1140 | 回复1 | 2019-5-1 19: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假骗子      
    大地一到了这严寒的季节,一切都变了样,天空是灰色的,好像刮了大风之后,呈着一种混沌沌的气象。飞着的鹅毛大雪,叫城市的人打心里觉得是女巫权杖下恶魔的精灵在飞舞。
    近看,街道上连一个人影也没有,白花花的全是雪,简直成了一条流淌的河,上面争先恐后地开放着无数的花;远看,楼房和树木都是模模糊糊的。
    路上只有一个穿着破旧邋遢的中年男子一路奔跑。我那冻的早已发红的鼻子像关不住的水龙头流着令人作呕的液体,披头散发模样脏乱,发丝结成一缕一缕,额前刘海掩住浑浊的眼珠,嘴巴耷拉着。破碎的几块布围在身上勉强御寒,露出的赤裸皮肤经过寒风吹拂都变得通红,脚趾上还有些污泥儿。心里觉得全然《釜山行》中乞丐打扮。
   风夹着雪子,像在地上寻找什么似的,东一头,西一头地乱撞着。我刚找到一个躲避之处,雪又漫散看来。掏出怀中破烂的招聘广告,面前这座建筑就是我的目的地。似乎在这种高耸入云的建筑下,如此外在的人会更感到自己的卑微与渺小。
  走入大楼的路很短,却因为我抽离的思绪显得如此漫长。想起自己的过去,投资基金刚刚因为生物公司的病毒泄露使自己名誉扫地。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我那一直引以为傲的妻子女儿不声不响的离开自己。顿时倾家荡产才让我感到多么无助。“要是当时多陪陪她们就好了”我发自内心的想到。
     走进应聘公司,顿时被眼前的西装革履惊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老土,不敢相信这是失去家庭几天后的自己。只好硬着头皮,在那些梳着高进一样油头的另眼相待中穿梭。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当想到为了维持生计,再苦再累我也要忍受着。
    我站的地方正好面对电梯,不断有人上上下下。突然,随着电梯门的再一次打开,我惊讶的看见一个学生装的女孩出现在电梯。“难道她也是来应聘的?”我心下狐疑,“可她不符合条件吧。”正当女孩向外走时,门却开始关闭,若是不动,自然没事,可她脚一打滑,转眼间就重重摔在地上。
    站在她身边的西装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帮她,看到她吃力的用手撑起身子,我实在忍不住,拨开人群,迅速将她扶了起来。
    “你没事吧”我不禁问道。女孩向我淡淡一笑,没有说一句话。我也知趣的离开了。
    过了一会,我的号终于叫到了。内心忐忑,我再次低头看看自己的隐约可以透气的脚趾,摇摇头。瞥见旁边有的手指在指指画画,感觉到的窃窃私语中不禁有“咦”的惊呼。我也顾不到这么多,随着人群进去。但我发现那个女孩也向里面挤。我向女孩示意不要挤了,可女孩根本没有看我一眼。
     忽然,坐在中间的主考官站了起来,“楠楠,你怎么来了?”主考官右眉上有一颗黑痣。我无意中从主考官眼光中瞥见了不可琢磨的东西,但是也没有在意。
    “哥,我来看看。”女孩说道。
    “哥?”那个女孩竟是主考官妹妹。我顿时感到羡慕的眼光像丧尸看到正常人一样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自己,因为他们看到了我帮助楠楠的情景。同时,我也感到信心倍增,外在的羁绊早已不在话下,接下来的面试中,我竟然表现异常出色,令其他人个个相形见绌。我觉得自己赢定了。
    然而就在主考官们正要当场宣布录用我时,楠楠突然发话了:“哥,我看别录用这个脏鬼,刚刚就是他在外面把我推到的。”我一下子懵了,不知如何是好。
    “可是你看他多出色。”主考官挤着眼睛,似乎是笑着很别扭的说道。
    楠楠不同意:“不行,道德不是更重要嘛”
     我气急了,争辩到“姑娘,刚才明明是你自己摔倒的。我在你摔倒之后才把你扶了起来,不要不识好人心好吧!”
      “你还装好人,我最讨厌你这种人,内心比外在还要令人恶心,假惺惺的!”楠楠说着,我看到外面雪越下越大,很快就像瓢泼的一样,看那空中的雪真像一面大瀑布!一阵风吹来,这密如瀑布的雪就被风吹得如烟、如雾、如尘。
       我最终还是没有被录取,灰溜溜离开了招聘地点。那天录取了很多人,唯独没有我。出了那个高耸入云的地方,一拳挥在街边墙上,洁白之上鲜红流淌。
       次日,早餐时看到一条通告:
“本市有几名罪犯以招聘为幌子,通过收押金骗取很多求职者,然后逃之夭夭,为首的右眉上有一颗黑痣。目前有一名女学生表示愿意配合警方调查并且给予必要线索……”
      清晨空中雪,较昨略小些,如上帝天使,精灵般飞舞……

徐兴荣 | 2019-5-12 19: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说,真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