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杯”爱.阅读] 他是应物兄——《应物兄》读后感

[复制链接]
查看948 | 回复0 | 2019-12-29 14: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徐兴荣 于 2019-12-29 15:02 编辑

他是应物兄

文/徐兴荣


        “你是应物兄?”
        “他是应物兄。”
        从国庆节前后,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断断续续的,才将这一部9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读完,留下了什么收获,自己却感觉的没有得味。
        是的,读它的滋味,真的不那么好受。因为这是一部悲剧,一部关于文化人的、一部关于现代人思想状态的悲剧。写到结尾,一些兢兢业业、认真实干的人,都已经终老离场;一些玩弄权术、投机倒把、政绩模糊的人,也收到了各种惩罚;一些利用“文化”的面具,各处招摇撞骗,各处为害作恶的人,也收到应有的报应……但是,活着的人,依然在钻营,依然在为工作、地位、编制等不断地钻营,出卖人格,出卖肉体,出卖感情,出卖自己能出卖的一切……作为一个在建中的研究“孔儒文化”的殿堂都是这样了,在这种殿堂外的大环境,又能怎样?
        程济世回来了没有?儒家学院建立起来没有?后来谁又当了“太和学院”的院长?我不知道,书上也没有明确标示。随着“应物兄”的意外车祸而死亡,整个故事就到此为止,后续的,那只能是后续的了……“这个世界还会好吗?”“一定会!”但是,什么时候能好,就要看等谁能抓住这个“一定”了。
        《应物兄》讲了些什么?她与“儒学”到底有多少关系?
        《应物兄》围绕着“济州大学”想引进旅外“儒学家”程济世先生,回到“济州”叶落归根,并创办“儒学院”的事务展开。主角“应物兄”因为一本研究《论语》的著述《孔子是条“丧家狗”》而声名鹊起,被认为是新一代“儒家”的代表人物,成为济州大学创办“儒学院”的核心人物。“程济世”是国党时期济州区司令的独子,是从台湾而依据美国的“新儒家”代表人物。“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再加上济大所有“老儒家”都有曾经诽谤过孔子的“前科”,要创办“儒学院”,就必须引进海外的、资深的“儒家学者”。而如何引进这样的学者,如何让学者能够安心地“叶落归根”,创造和制造让他熟悉的环境,是为关键……因而就冒出了寻找和培育“济哥”、寻找和再造“程家大院”等环节。
        然而,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应物兄》与儒学却又没有什么关系,正如小说中所隐喻的,费尽千辛万苦而后将“济哥”重新复活和繁殖成功,却因为旧塔翻新、旧城改造工程而自然复活,失却了商业和学术价值;费尽千辛万苦而确认“程家大院”的所在位置,从而大刀阔斧的重新设计和翻盖,最后却发现真正的“程家大院”依然是偏居一隅的活着,“灯儿”大师也活着,我们想找寻的“儒学”,或许也是如此,她并没有以我们期盼的方式复苏,或许会在不知名的角落,以自己的方式活着。
        那么,所有的忙碌,所有的努力,到底有什么意义?如何能真正地复苏“儒学”?这可能也是作者想要问的。
        作者引用了各方面的古籍,摘录了各方面的知识,动物、植物、鸟类、昆虫、桃树、猕猴桃等等,然而说道“儒学”,除了放荡的“性”之外,似乎是一无所有……
        “子曰:食、色,性也!”小说中对“性”的描述极其赤裸,极其的随便,这好像就是“儒家”所提倡的。但是,与其相对应的妇道,对性事“违莫如深”的保守,又是谁提倡的呢?对食物,也是特别的讲究,都是“套五宝”、“羊杂”、“鱼杂”等等,与孔子的“肉割不正不食”也成为鲜明的对比……
        “儒学”到底是什么?整篇小说里都存在这种矛盾。作者的目的,或许并不是让我们去看故事,或者去学习书中引入的零碎的知识,而是让我们时刻的去思考:什么是“儒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