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休闲系列]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武侠接龙,楼层写不下,每日有更新,敬请关注)

  [复制链接]
落定尘埃 | 2011-12-27 11: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解花语 发表于 2011-12-27 11:20
大家等着尘埃呢!再不出手,可就把李尘埃变成五毒俱全的大反派啦!

从后往前翻,呵呵笑不止!
尘埃原姓李,从此不再去。
经年数银两,手筋累不死。
一苇案不破,曲阿不解已!
幽谷清溪 | 2011-12-27 12:2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谷清溪 于 2011-12-27 12:43 编辑
解花语 发表于 2011-12-27 10:51
嗯,蝶儿的这一段较之之前显然找到了武侠的感觉。要好好赞一个!
哈哈哈,不过蝶儿啊,记得下次 ...

季兄喜欢白衣。。哈哈。。。

未命名1.jpg
未命名.jpg
蝶之灵 | 2011-12-27 13: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丹阳日报微信公众平台欢迎扫描添加
本帖最后由 蝶之灵 于 2011-12-27 13:13 编辑
幽谷清溪 发表于 2011-12-27 12:28
季兄喜欢白衣。。哈哈。。。

未命名.jpg
绿袖环佩 | 2011-12-27 15: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季真正喜欢的是这一白衣侠少 14_avatar_middle.jpg 绝世佳人,幽居兰谷,美若天仙。不仅侠骨柔肠,而且擅长女红,那盆兰也在纤纤素手中越发摇曳生姿了 20090710_e435d22dc94b093f67e5W1pVXExYpMQp.jpg


幽谷清溪 | 2011-12-27 15: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绿袖环佩 发表于 2011-12-27 15:06
老季真正喜欢的是这一白衣侠少绝世佳人,幽居兰谷,美若天仙。不仅侠骨柔肠,而且擅长女红,那盆兰也在 ...

突然仿佛从云空中传来一声老季的冷喝:You 知道得太多了!

话音刚落,一道亮光闪过,一只精美的茶杯向绿袖飘来,只见老仙挺身一挡大喝一声:袖袖小心。。。。
茶杯不偏不斜,正中老仙眉心,所幸掷杯之人施力微弱,并无伤人之意,老仙并无大碍,只留下传说中的一点美人痣。。
{:1_161:}

思想的芦苇 | 2011-12-27 16: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绿袖环佩 发表于 2011-12-27 15:06
老季真正喜欢的是这一白衣侠少绝世佳人,幽居兰谷,美若天仙。不仅侠骨柔肠,而且擅长女红,那盆兰也在 ...

哦,原来如此此此此此此此此此!!!
一笑阁主 | 2011-12-27 16: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偶尔截获老季鸿雁一封,不敢私藏:
白衣怜怜:
楼台一别,虽仅一年零五月又八天,吾心戚戚然恍如隔世矣!
平生也逍遥,凡十数载易过!然天网恢恢,劫数难逃,所谓刀枪好躲,情伤难防……
可恨老天造人亦弄人,正所谓:君生妾未生,妾生偶已娶,有心夜爬墙,相距一千八。
别后万事吾皆如你所瞩:戒烟、戒酒、戒……。无奈白日易过,长夜难熬。千般离愁,万般相思,如蚁附骨,万难言戒。唯有清心伺兰,心无旁鹜。
怜怜,所赠之兰呵护至今,苍翠欲滴。前日花开,异香袭人,闻之与妹之体香无异,老天垂怜,吾喜极而涕矣……。
书至此,笔墨与涕泪俱下,意虽淋漓而笔墨难书也。罢,罢,罢,赋诗一首,聊表胸意:
离离原上草,季哥头上毛,欲火烧不尽,春风吹难生!

                                                     季哥惜惜上
老季 | 2011-12-27 17: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季 于 2011-12-27 17:19 编辑

绿袖见老仙此等模样,心中不忍,赶紧的拿出怀中手帕替老仙脸上擦拭。
如雪最重情义,听得水怪之言,怒目圆视道:“都什么时候了,尽想着吃?”
水怪风卷残云,一盘笋蒸鲈鱼早已下肚,眼看一盘芙蓉鸡片也所剩无几。
老季不觉叹道:暴殄天物啊!如此吃法,岂不糟蹋了美味?
慧眼呆呆的望着窗外的一片黑色,口中念了一句:“……唇一动/你就模糊/整个江南就乱了/我不敢看你/故国的涟漪/让我眼泪干涸/让我/怜……
只听得厨房“咣当“一声,似是锅铲掉地的声音。

老仙看着一桌香气逼人的菜,强忍疼痛,眼巴巴地看着绿袖:“我饿,是不是喂我吃口菜?“
话音刚落,绿袖已从怀中掏出一个白面馒头,递给老仙;”你刚受伤,不宜吃荤,这是我下午刚发的,用上好的面,最能滋补调养的。”
老仙极不情愿地接过馒头,顺手端起起桌上一盘素鸭,一边嘟囔着:“总不能都便宜了那怪物。”
如雪已从刚才的混乱中镇定下来,对老仙言道:“别噎着,慢慢吃,不够,我这里还有……”
一笑翻了个白眼,看了看如雪。
忽听门外黑妞几声狂吠,紧跟着一声闷哼,似是被什么人踢了一脚。
芦苇脸上露出了异样的光彩,一声呼啸,破窗而去。

点评

那是芦苇的 谁?是否会导演一场心碎,还是演绎一份动人的美?....  发表于 2011-12-27 18:07
谁来了,令俺如此动容?  发表于 2011-12-27 17:58
山中过客 | 2011-12-27 17: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sweetfish | 2011-12-27 18: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季 发表于 2011-12-27 17:18
绿袖见老仙此等模样,心中不忍,赶紧的拿出怀中手帕替老仙脸上擦拭。
如雪最重情义,听得水怪之言,怒目圆 ...

应了那句:到哪里,有人疼,真温暖。
凌寒如雪 | 2011-12-27 19: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季 发表于 2011-12-27 17:18
绿袖见老仙此等模样,心中不忍,赶紧的拿出怀中手帕替老仙脸上擦拭。
如雪最重情义,听得水怪之言,怒目圆 ...

{:1_169:}如雪最重情义了,当时肯定会说:一个都不许吃了,赶紧出去找无天兄。
凌寒如雪 | 2011-12-27 19: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季 发表于 2011-12-27 17:18
绿袖见老仙此等模样,心中不忍,赶紧的拿出怀中手帕替老仙脸上擦拭。
如雪最重情义,听得水怪之言,怒目圆 ...

一笑翻了个白眼看了看如雪?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多吃了一笑山庄几个白面馒头?不止于吧。。。额。。。{:1_163:}
任我行游侠 | 2011-12-27 21: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胆,谁敢抢我的白雪,我一阵风一样的跑了过来,白雪,我找的你好苦啊。

点评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发表于 2011-12-27 21:12
凌寒如雪 | 2011-12-27 21: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季 发表于 2011-12-27 17:18
绿袖见老仙此等模样,心中不忍,赶紧的拿出怀中手帕替老仙脸上擦拭。
如雪最重情义,听得水怪之言,怒目圆 ...

我来无厘头接一段啊,哈哈。。。。
一笑翻了个白眼,看了看如雪。如雪心下奇怪,难道刚才说错什么了?不由地愣了一愣。此时听得窗外黑妞狂吠,又见芦苇神情异样跃窗而去,众人不知发生何事,纷纷赶去门外一探究竟。如雪乘机悄声问一笑:笑兄方才为何不悦?
一笑说:你们怀里的馒头是怎么回事?
如雪一听,面露羞色,见隐瞒不住,只好如实说道:是,是袖袖姐姐叫我藏着的,她,她说鱼蒸制的馒头是世上一绝,比皇宫的山珍海味都好吃,她还说饭大师食欲惊人,若不私藏几个,怕是抢不到的,以后若想再吃,可就难了。
一笑微愠道:难怪我刚才想吃一个都寻不着,原来是你们捣的乱。
如雪不自然地笑了下,说道:不光是我们两啊,芦苇、老季都藏了嘛。
一笑气极,一时说不出话来,愤愤地滴咕了一句:这帮食神,哪里不晓得我要给蝶儿留两个…..
说话间,只见芦苇向山林深处奔去,瘦小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夜幕中,只留下一串清脆地笑声,依稀听得呼唤:….波罗….蜜….
任我行游侠 | 2011-12-27 21: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18年前,游侠和白雪的父亲同朝为官,那时候游侠聪慧过人。游侠的父亲经常带上儿子上如雪府第。一来二去。游侠和如雪就成了两小无猜的小玩伴,如雪的父亲看着游侠,如亲生的儿子一样,怜爱有加,兄台,不如把我家如雪许配令郎。
任我行游侠 | 2011-12-27 21: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任我行游侠 于 2011-12-27 21:55 编辑

游侠父亲一拱手,白丞相,犬子能高攀如雪小姐,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我定回家把他调教成文武双全的孩子。
凌寒如雪 | 2011-12-27 21: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任我行游侠 发表于 2011-12-27 21:31
游侠父亲一拱手,白丞相,令郎能高攀如雪小姐,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我一定回家把爱子调教成文武双全的汉子 ...

{:1_317:}称呼自己的儿子,应该说犬子

点评

如雪姑娘说的有理!  发表于 2011-12-27 21:36
凌寒如雪 | 2011-12-27 21: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任我行游侠 发表于 2011-12-27 21:22
话说18年前,游侠和白雪的父亲同朝为官,那时候游侠聪慧过人。游侠的父亲经常带上儿子上如雪府第。一来二去 ...

白雪的父亲到底有几个女儿啊?{:1_188:}
绿袖环佩 | 2011-12-27 21: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绿袖环佩 于 2011-12-27 22:16 编辑

话说那冬至之夜掌灯时分,老季携芦苇跨马而去。。。

西津渡口只留下了摸不着头脑的慧公子和那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黑衣人,两人不知所措地站了一会,仿佛刚才的一切如梦如幻,亦真亦假。等他俩不约而同地回过神来,那匹紫骝已了无踪影。

黑衣人面朝江水慢慢拉下蒙面的纱罩,刹那一头瀑布似的长发摇曳出万般风情,只可惜那头青丝已如白雪。随即拿出一管洞箫自顾自地横于皓齿红唇间,信口吐出一个个迷人的音符,如泣如诉的箫声如朵朵水莲花在江面上此起彼伏,那愁,那怨,像这单薄玉人,美丽得让人生出无限的怜爱和忧伤。

慧不如痴的慧公子此刻也入了太虚幻境,喃喃自语道:“如此的妙人儿为何要暗藏杀机?”话音落箫声停,黑衣女子一脸漠然,又独自轻唱道:“弹指流年,朱华散远,曲阿徒忆相思,剑起峰峦罢,愁聚眉丝,流水落花弹尽,弦已断,泪染梅枝,空思念,红颜笑靥,只恨迟归。当时,凤凰委羽,琴曲指间凝,箫也相随,怅难寻旧约,谁赋新词?执笔但书情鉴,相思剪,一世心痴,离殇碎,轮回千转,生死相依”唱罢,一行清泪顺着精致苍白的脸颊滑落。。。

这慧公子本也是个情痴,尤见不得如此倾城倾国,绝世风华的美人伤心。心生暖意道:“姑娘,江边风冷霜寒,不妨来我兰舟小坐一会,喝杯茶暖暖身子骨。”

该女子见这一文弱书生宅心仁厚,又弹得一手好琴,料想也不会起什么歹心,就尾随他来到小船舱。慧公子拿出了一笑阁主赠予他的好茶凤凰单枞,黑衣女子见此茶如此熟悉,如此亲切,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苍白的脸蛋微微泛红道:“公子也有雅心喝此茶?”慧公子笑言:“难不成姑娘常喝此茶?”就这一句言中了姑娘的软肋,漂亮的眼睛已是潮水点点:“公子你可知我天天在蝴蝶谷的悬崖边,泡一壶自己亲手种亲手制的凤凰单枞,唯有此茶才让我明白什么是笑?笑得那般的柔,笑得那般的媚,也只有此茶可以温热我前世的牵挂,调整千年的时差,把爱和恨一饮而尽。。。”


慧公子一听姑娘提起了蝴蝶谷,就忙问:“绿袖姐姐可安好?自江心洲一别,她就从江湖隐退了,还有如雪妹妹,她可是蝴蝶谷的掌门,外界的一切俗务全靠她在打理,近来怎么也没有她的音讯了?”黑衣女子闻此言才恍然大悟:“哦,你莫非就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慧公子,我的两姐姐也经常提起你来,她们一直很仰慕你的文才,今日有幸相见,小女子蝶儿顶礼膜了。”说完就向慧公子行了个大礼。“蝶儿,蝶儿,你就是我踏遍江南山山水水,寻遍江南花花草草的小蝶姑娘吗?”慧公子情不自禁地呢喃道。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话说当年一笑阁主因喝了江南那味药,就一直念念不忘他的蝶儿,拜托我四处找寻。

情景戏暂停,这里来个倒叙,此话怎讲?这得追溯到前尘往事了。


原来这一笑阁主和蝶儿姑娘本是梁祝化身为蝶的,曾是比翼双飞的黑白两蝶,相约三生三世永不离弃的。他们相伴着飞过了沧海,飞越了桑田,一直飞往故乡江南定居。不料,天有不测风云,在他们飞到建山林场时,突然一场狂风暴雨袭来,吹散了这对苦命的蝶。黑蝶坚持着飞到了曲阿,转世为兰陵笑笑生,生就一表人才风流倜傥样,处处招蜂引蝶,他那电眼一翻就迷死一大片,且才学八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堪称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平时能说会道,为人处世也八面玲珑,深得曲阿府知县施老爷的厚爱,把最爱的千金许给了他做了娘子,并出资银两在县衙门对面开了这一笑阁茶楼。 这里经常是达官贵人,文人墨客的聚集地,这生意是风生水起越做越旺,小俩口也恩恩爱爱,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并育有一爱女。这一笑阁主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他总忘不了前世的约定,经常痴痴地看着一只只白蝶,并用右掌呵护着安放在自己的左胸。声声呼唤着:“蝶。我的蝶儿。。。”今生他唯一遗憾的是心愿未了。为此他在蝶失散之地特建了一笑山庄,并在那里种植了大片的紫竹林,他明白他的小蝶最喜欢的是紫色,相信她看到这片紫一定会飞回的。。。同时他还托慧公子四处打听蝶儿的影踪。

再说白蝶因那场暴风雨折断了蝶翼,落在了凤凰山上,刚巧被上山采药的緑袖遇到了,这緑袖素来就是行善之人,从不杀生的,那怕一只蚂蚁她都要关爱备至,她把蝶带到了她修身养息的蝴蝶谷慢慢调养了半年,这蝶就蜕变成一美丽聪慧的女子,一颦一笑,天下无双。绿袖甚是喜欢,唤她为蝶儿,一针一线叫她做女红,一字一句叫她背诗词,天生丽质的蝶儿真是无师之通,什么都一学就会,且过目不忘。连难得回趟蝴蝶谷的如雪也羡慕之极,一口一个:“雪姐,亲”叫得如雪掌门是心花怒放,且什么都依着蝶儿。这蝶儿也怪,除了对花花草草感兴趣外,其他外界的事一律不问。且在南苑的坡上种了满眼的绿,到时她就亲手摘下亲手炒成卷卷的叶,她说那是她喜欢的风凰单枞,每每这时她就独自在悬崖边泡上一壶茶,边喝边笑。绿袖已经很少与外界接触了,如雪却总是把江湖之事挂于嘴边,绿袖知道江湖上的恩恩怨怨,打打杀杀是免不了的,她怕蝶儿不知江湖深浅,哪天外出会伤了自己。所以她和如雪商议,一定要把蝴蝶谷的防身之术教与蝶儿。这丫头还真聪明,数月就学会了绿袖祖传的剑术,半载也学会了如雪来无踪,去无影的绝世轻功。


一日身怀绝技的蝶儿突发奇想想去周遭逛逛,她想以蝶衣谷主的名义号称武林。其实她早从如雪的口中听出了一笑阁主的来龙去脉,她料定一笑就是她前世失散的黑蝶。她因为爱之深,恨之切,她想做件哄动整个曲阿知县府的事,骨子里是想引起黑蝶的关注。但怕一人力量单薄,不能制造大的事件,她知道如雪对她百依百顺,如雪一定会帮她的。其实如雪掌门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之人,常以掌门身份行走江湖,也深谙要为本帮派发扬光大之事。如此这般两人一拍即合,由如雪导演,蝶儿执行,但派谁打入内部配合呢?如雪左思右想,这事关系到蝴蝶谷的名声,不能乱来,行事得不漏痕迹,还是不能瞒着绿袖姐的。绿袖听罢,阿弥陀佛,万万不可做伤人之事,蝴蝶谷是修身养息之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江湖之事我早已看淡,名与利和我不相干。我早年前在菩提树下深得无天大师点拨,静心寡欲,整日念念有词:菠萝菠萝蜜,只盼那一天能般若花开,如莲一样洁身自好。姐姐就一次,我们伤不到人的,你去一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如此这般这般。心软的绿袖禁不起两妹妹的左劝右说,想想如此玩玩也伤不了人的,也就勉强答应了。于是乎就有了上述一苇舫的爆炸案,最后救人的还是绿袖。

再说慧公子把一笑阁主四处打听蝶儿的事诉与蝶儿,蝶儿听完泪如雨下,好一个梨花带雨的美人,慧的心都疼了:“蝶,跟我回一笑阁吧,他们都盼你回家呢!”蝶沉默了一会,拿出了一红笺:“慧公子,我不能去,我在江湖上犯了大错,还是回蝴蝶谷闭门思过吧,有劳你把这交给一笑,他会懂我的。前世的情,今生我还不了了,那就等来生吧!也许这就是天意吧!!”说完,蝶就飘然而去了。

慧公子忍不住展开红笺:茅舍幽栖蝴蝶谷,红颜孤芳向灯枯。柴扉虚掩空寂廖,惟有白云相伴宿,日暮苍山空念远,月临练湖地更寒。柴门忽闻犬吠声,疑是笑笑夜归来。


点评

虚实之间,巍巍壮观。写得漂亮。最后的诗写得也美。  发表于 2011-12-27 22:20
黑白双碟?绿袖蝶儿如雪这师徒辈分儿需得捋一捋,慧蝶笑这段三角函数也得好好算算,悠闲姐姐挖坑大师啊!  发表于 2011-12-27 21:51
一笑阁主 | 2011-12-27 21:44: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凌寒如雪 发表于 2011-12-27 19:52
一笑翻了个白眼看了看如雪?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多吃了一笑山庄几个白面馒头?不止于吧。。。额。。。{:1_ ...

放着好好的一笑鸡不吃, 一个个眼巴巴地瞧着怀里暗藏的白面馒头, !难不成热乎的白面馒头还咂巴出火腿肠的后劲。貌似如雪恨怀藏的馒头没发出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