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杀

  [复制链接]
查看11359 | 回复101 | 2011-12-15 17: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杀

       夜。暗红的夜。微风,是凝固透明的冷。头顶,一轮红月。这是杀人之夜。
       东城门,城隍庙边。瘦树少叶,流水无声。寂静得让人不能大声喘气。店铺歇灯收幌,早已关门,店家与小二隐匿在暗里。今夜有人送命,这是必然。
       梅花斋,庙边一酒肆。地方不甚宽敞阔绰。只沽点酒,卖些花生米、猪头肉。也有其它菜肴。唯猪头肉有名。店家颇爱风雅颂。备下一桌,请来城里有名诗词大师、书法大师取了店名、写了匾牌。大凡城里车夫伙计,爱说到梅花斋吃些酒。读了《大学》、《中庸》的,说去城隍庙呷点猪头肉。意思一样,都为猪头肉。
       其时,梅花斋店主,一长不过五尺的男人,脸色凝重,坐在柜台前捻胡须。一根根捻。
       午时,一清瘦者和一阔脸者便坐店中。店主没在意。看似青桐派人士,以为只是为猪头肉而来的俗客。一碟花生米、一碟猪头肉、一罐雄黄酒吃着。没甚言语。店家忙完午时,到外溜达。待天上有了红月,便忙不迭回店铺关门。瘦者、脸大者仍在。店主想催,竟不敢。两人仍旧无声喝酒,状如初时,对红月无动于衷。顿时觉察险意。店小二先溜,弃履破衣便沿河岸疾走而去。大厨借口到水里洗葱,也径自离去,扔下店主。店家额角出半滴冷汗。是半滴。硬生生收住另外半滴。熬至戌时,店家手提抹布,欲往水边。瘦者微抬手,似乎说了喏,也似乎没说喏。店家感到额头正中被灶铁链烫着般,听到了额骨塌陷声。
       客官……客官……
       店主面如灰色,身子定住,不敢挪脚,便似委屈、似可怜地呼唤两声。
       没人应。
       客官……今夜要杀人?
       店主叹息一声,问道。
       仍没回答。
       莫非要杀我?
       店主问罢,脸大者眼神瞟过来。像一只巴掌扇来。
       店主怔了片刻,叹道,果真是我了。我没做坏事,为人和蔼,受人尊敬,真么会杀我呢。去年秋末红月,你们杀的铁牛,才真该杀哪。多少女人被他抢先睡了,多少丈夫抱着小儿浑然不知是铁牛的种。可我呢……本分老实。唯一的坏处是爱点风雅颂、赋比兴。这有何来被杀之理。莫非是我的诗词盖过大师,被大师厌着了?看来是如此,看来是如此咧……
       店主一时不能自禁,感叹半柱香光阴。
       店里响起瘦者的声音。嗯嗯嗯……现时杀了?
       脸大着朗声笑道,哈哈哈……杀吧,废话刺耳。
       瘦者便掷一根筷子过来。像利箭,扑哧下便刺在店主眉间,半截入脑。店主大叫一声倒地。翻滚几回。喊道,该杀的,天妒英才!喊罢,怒目圆睁,一命呜呼。
       脸大者放下酒杯,过来看,道,今年这活忒麻烦。说罢,一刀将店主头颅砍掉。再一刀,沿脖子处将身体劈开。血肉模糊间,一年轻小生从店主短缺的躯体内钻出。小生叹道,竟然能被你们识破,是命。但风流日久,也无甚遗憾。
       脸大者大笑,又往前送一刀。小生嘴巴仍喋喋不休,头颅却已跌落在地。脸大者伸脚踏住,方才让那嘴停止言语。
       瘦脸也过来看。看罢,道,嗯……完了?
       脸大者侧脸道,看似没完,最怕没完没了。
       瘦者俯身拉住小生身躯,一拉扯,刺啦一声,身躯分为两半。里面果真藏着一人。满身疥疮,结成暗红色花朵般。一股浓臭顿时扑来。脸大者掩鼻大叫,赶紧结果。
       疥疮者未及言语,被瘦者一掌击毙。完事,瘦者疑惑道,仍旧没完?
       脸大者道,也快完了。
       言罢,拿刀戳破疥疮者身子,从里面蹦出硕大的蛤蟆。蛤蟆跳将出身躯,往门外急去。瘦者微抬手,蛤蟆便趴在地上,没再动弹。
       脸大者皱眉,道,今年这活真烦心。为一只蛤蟆,竟然还需你我赶来。
       瘦脸道,你是何人?也别虚得不知自己。
       说罢,一摇身不见。脸大者一跺足,也瞬时不见。
       真可谓:
       日日欲共他人语,诗词歌赋写无数。春光却不回,想来终不来。
       言其心中事,总道愁中苦。无需怪他人,层层都是虚。
一笑阁主 | 2011-12-15 17: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刀爷要转型写武打{:soso_e130:}
懒惰的蜗牛 | 2011-12-15 17:3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丹阳日报微信公众平台欢迎扫描添加
一胖一瘦出来打妖精了?
猎犬 | 2011-12-15 17:3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刀,也武打上了?猪头肉,俺喜欢,不过,俺更喜欢这种语言风格。
山中过客 | 2011-12-15 18: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刀客文武双全!
清凉心静 | 2011-12-15 19: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武打小说看了
思想的芦苇 | 2011-12-15 19: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20:},刀爷这活,接得着实麻烦了点,一层层剥, 一层比一层没杀头。
萍水相逢 | 2011-12-15 22: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看刀客的夜杀,背后有一股凉意。
月下漫步 | 2011-12-15 23: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晚了,有时间细看~{:soso_e116:}
老季 | 2011-12-16 01: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
芦花荡 | 2011-12-16 08: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萍水相逢 发表于 2011-12-15 22:46
晚上看刀客的夜杀,背后有一股凉意。

这小说晚上是不能看的……
sweetfish | 2011-12-16 09: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浮想联翩之断章,有点国军与匪军的二元对立。人可以为个人战斗,休为正义嚎叫:
1,没有金钢钻怎揽瓷器活,店主+小生合体,怎么像个烂泥似的,任人杀戮?好歹也得有绝世武功护体。
2,脸大与瘦者的统一战线下的隐形矛盾。分裂在所难免。
3,荣格说了:光明与阴暗共存。从生物观上说其实蟆蛤,也是益虫。
4,我向来独来独往,不喜站路线,以上所说我保证仅为我一家之言,同时也希望刀爷能够在文字道路上体微世情百态,心怀怜悯常悦。
林微凉 | 2011-12-16 10: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呐,又看懂了一篇,赚了。
  再与鱼商讨,刀客没准备讲这么复杂的事吧,他在说,他老婆怎么杀鱼的,结果呢小贩短斤缺两,刀娘伤心不得,转而怒骂刀爷。
刀爷这么冷的天不许进门,单衣簿衫跪在搓衣板上,一把鼻涕一把泪,..........遂,有此佳篇。
{:soso_e102:}
林微凉 | 2011-12-16 10: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_1833961357723712724_2:}大刀挥向伪君子.........
sweetfish | 2011-12-16 11: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weetfish 于 2011-12-16 11:14 编辑
林微凉 发表于 2011-12-16 10:54
  天呐,又看懂了一篇,赚了。
  再与鱼商讨,刀客没准备讲这么复杂的事吧,他在说,他老婆怎么杀鱼的 ...


损!
1,刀爷顶天立地,岂娶悍妻?家中常备三纲五常,七出警训
2,短斤少两,只怪商贩,或自己不精明,又怎么怪刀爷?刀爷还没有辟头盖脸的怒骂败家。
3,闺中乐趣,岂可明戏?微凉,刀爷的最佳损友。哈哈。。。
4,最后,我没那么复杂,就对文章的立意提出点想法,其实世间万物都不易,谁碍着谁,有屁放掉就算了。

朱烟 | 2011-12-16 11: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刀客有古龙的味道!
味道江湖 | 2011-12-16 13: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味道江湖 于 2011-12-16 13:32 编辑

城隍庙边店家的猪头肉~!

记住了。好香
尼斯湖水怪 | 2011-12-16 14: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刀接这活,有点杀鸡用牛刀了。
林微凉 | 2011-12-16 15: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微凉 于 2011-12-16 15:10 编辑
月下漫步 发表于 2011-12-15 23:40
太晚了,有时间细看~

这么杀草的文章也不认真看,回去读三百遍,到汪秘书处默写下面呈刀爷。
丹阳刀客 | 2011-12-16 15: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笑阁主 发表于 2011-12-15 17:22
刀爷要转型写武打

武侠是层外衣。近对中国古典文学与西方文学读了些东西,知道了两者间的不同。唯理论不够,还得实践。便写了这篇。当然,我写古典式的水平很差,只是尝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