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男人一个窝] 十个男人一个窝•憨人篇

[复制链接]
查看1499 | 回复4 | 2012-3-25 20: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侠客行 于 2012-3-26 06:31 编辑

    本篇传主姓刘,名兆勋,白城大安人,高中毕业于大安一中。
    提到这个“憨”字,你能想到什么呢?皮肤略黑,小眼厚唇,肥头大耳,大腹便便,说起话是这个味儿的,“是二啊,不是三哪”。对了,你想对了,刘兆勋就是这样一个人。
    如果你想把他和一般的憨人区分开来,就不得不提他那极端的发型。大一的时候,刘兆勋的头发又黑又密,还有些自来卷,每天早上都用滚梳梳来梳去。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的卷发都长到滚梳上去了。滚梳上的头发越来越多,脑门上的头发越来越少,最后形成了地区包围中央的分布格局。后来到医院一查,确诊为“脂溢性脱发”。为了这头发,大勋可是吃了不少的苦。
    他这人本来是很喜好吃荤的。一大饭缸饭,上面浇上油焖茄子、红烧肉,用勺子一拌,十分钟内保证吃得干干净净。可这下什么荤腥都不能吃了。每次到食堂只能打些清淡的蔬菜,一顿饭没有半个小时是吃不下完的。可恨的是还有人经常来骚扰他,扰乱他的心神。这个人是谁呢?对了,你猜了,他就是人见人扁、花见花谢、上不了天、入不了地、中间费空气的一代骚人付饶。他时常对大勋说: “不要弄了,没用的,早晚成秃瓢”。不但如此,他还时不时的卖点肉吃,一边吃一边啪嗒嘴。有一次在食堂,付饶打了一份孜然牛肉,放在大勋面前,说道:“大勋,来一口吧。”大勋瞪了他一眼。他继续点火:“你不吃也没用,你看你那两根胎毛都快掉光。”或许是受了付饶这话的刺激,抑或真的忍无可忍,大勋抓起盘子,把牛肉一股脑地掉进饭缸里,用勺子拌了几下,不到五分钟就把饭菜吃了个精光。一时冲动,饱了口福,可心中却多了份懊悔。饭后,他一个人站在镜子前,用他那粗大的手指捻着脑袋上几根纤弱的毛草。
  刘兆勋在女生面前表现得很内敛,无论她们说他什么,他总是一咧嘴,傻傻地笑笑。女生都说将来谁嫁了他肯定幸福,因为他脾气太好了。其实你们都被他憨厚的外表蒙蔽了,他的脾气可是很臭的。有一天,我回到寝室,发现门破了一个洞,大曾的哑铃卡在洞里。后来才知道大勋和人发生了争持,气极之下用哑铃向对方扔去,没砸到人,把门砸了个洞。不过后来我提到这件事时他总是说:“那时太年轻,不懂事,不懂事。”
    大四那年我与丹阳吕城高中签了就业志向,大勋却还在留校考研和与我一同去丹阳之间徘徊不定。最后我提了一个建议,决定权交给上天。我掏出一枚硬币,就是这枚硬币把大勋引向了丹阳。
    我和他虽然都在这里,但我在镇上,他在城里,见面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可无论时候,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有说不尽的话。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山中过客 | 2012-3-25 20: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兆勋的隐私被你活灵活现地一一曝光咯,你等着他扁你吧!{:soso_e104:}
侠客行 | 2012-3-25 21: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丹阳日报微信公众平台欢迎扫描添加
山中过客 发表于 2012-3-25 20:14
刘兆勋的隐私被你活灵活现地一一曝光咯,你等着他扁你吧!

这有什么要紧,这都是露在面上的,大家都看得见,太给力的我都没写{:4_413:}
萍水相逢 | 2012-3-25 22: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脱发聪明,不憨的。
毛毛 | 2012-3-27 20: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聪明的脑袋不长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