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男人一个窝] 十个男人一个窝•散人篇

[复制链接]
查看1511 | 回复2 | 2012-4-1 06: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侠客行 于 2012-4-1 06:57 编辑

  本篇传主姓郭,名英凯,长春农安人,中师保送。
  当时在我们班上中师保送的还真有几个,他们与高中统招上来的学生在气质上有着明显的不同。一般中师保送到高校的学生多有担任学生干部的经历,虽然年龄与统招生相仿,但在人情世故方面多显得成熟得多,在对人对事方面显得现实得多。然而郭英凯是个特例,他是个典型是胸无城府的自由主义者。
  郭英凯对传统诗词颇为喜爱,兴致一上来就吟诵一段,还真有些古时文人骚客的样子。他一吟诗,就自然地眯起了双眼,劲根挺直,微微后仰,上臂和前臂成90度角,随情绪的变化而时举时落。或许是受到诗中文人气质的影响,大郭平日里表现出的更多是放浪不羁,自由散漫。
  刚入校的时候,学校对新生寝室的要求比较严格,时常来查查寝室卫生、就寝纪律方面的事情。为了不影响班级的量化成绩,全寝的哥们儿都谨小慎微,只有这斯对这些毫不在乎。后来还因为扣分的事情和学生会的干部们发生了冲突,导致我们班连扣了几天分。可他却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依旧我行我束。
  一日,下午无事,我打算回教室收拾一下东西,然后去图书馆。一推门,顿觉酒气扑鼻,定睛一看,大郭正和我们班的某女生在教室里喝酒。我走上前去质问道:“郭英凯,你怎么可以在教室里喝酒?”他抬头看了看了,反问道:“你是谁呀?你管这个的?”唉,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只见他额头两腮通红,红至耳根。可奇怪的是眼皮的周围居然是白的,看上去活脱脱是一个上了妆的京剧小生。看他这副德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我本想不理睬他,可走到门口转念一想:“不行,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万一……”真是不敢想象啊!我回过身来对大郭轻声耳语了几句,可他好像没听清,反复地问我说什么,反弄得我脸上火辣辣。罢,罢,罢,我还是走吧。我转身离开,将门虚掩。后来……(此处省略380字)
  其实,后来什么也没发生,但我一直认为“什么也没发生”这个结果与郭英凯本人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郭英凯虽然颇爱饮酒,但酒量甚浅,人送外号“一瓶倒”。
  所谓烟酒不分家,几人小斟,烟也是不可少的。抽烟也是有水平高低之分的,在我看来抽烟水平最高的莫过于外国文学老师。这位先生手不释烟,上课时亦然。不过,我认为看他抽烟是一种享受。一支烟点着了,他深深地吸上一口,大约还了十几秒,才从唇间渗出些许烟雾。这些烟雾尚未散开,又被他用鼻子吸了进去。再过个十余秒,才会有极微薄的轻烟从鼻孔中滑出。然而大郭吸烟绝非如此,吸上一口吐出两口,烟斜雾横,盘旋耳畔,简直是“暴殄烟物”。有时他包夜回来,就会来到其他同学的床边,先深吸一口烟,然后在人家床头上猛拍一阵。当对方睁开惺忪的睡眼,他就把口中烟雾朝人脸上一喷,然后一阵淫笑。
  大郭有时做的事真是令人无语,所以李万春经常警告他:“你不要说你是农安人,你太给农安人丢脸了。”但可恨之人必有可爱之处,大郭有两项经典绝活,给我们带来过很多快乐。
  其一是他的歌声。郭英凯是一个唱歌的奇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有词的歌他都能唱。但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您不能对他的调有过高的要求,因为郭英凯无论唱什么歌都是一个调。他有一首保留曲目,据说是什么飞鹰唱的,可我对于这所谓的“飞鹰”是否存在持保留态度。而且,大郭只会唱一句,“今夜我有些寂寞,朋友啊,请你陪我一起喝酒,喝酒的朋友总是很洒脱,总是很洒脱”。
  其二是他的“回眸一笑”,堪称一骑绝尘。他背对观众,右手轻捏纸巾一张,缓缓抬起,举至唇边处,猛一回身,嫣然一笑。虽无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但绝对有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效果。当时大学中用手机的现象还不普遍,如果像今天这样,时时都可以用手机拍视频发到网上,我想“伪娘”这个词十年前就产生了。
  人生如戏,此言不虚。郭英凯大学期间,放浪形骸,游戏人生,红灯高挂——当然这与大郭考试坚决不作弊有一定的关系。毕业后,听说他在长春郊区的一所学校落脚。那个学校在飞机场附近,每日飞机起落,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整个学校只有几个班级,十余名老师,可以说毫无升学的压力。大郭在那里游荡数年,竟突然得知学校要迁到市区,与另一所学校合并,在那里郭英凯遇到了下一篇传主李万春。
芦花荡 | 2012-4-1 18: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室友,都是人生的财富!
山中过客 | 2012-4-1 19: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丹阳日报微信公众平台欢迎扫描添加
大郭后来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