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男人一个窝] 十个男人一个窝•达人篇

[复制链接]
查看1406 | 回复3 | 2012-4-5 22: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侠客行 于 2012-4-6 14:20 编辑

  本篇传主姓李,名万春,长春农安人,高中毕业于农安一中。
  在我读大学的那个时代还没有“达人”这个词,如果有,李万春应该属于“精细达人”。
  大一时,李万春有一双白色皮制运动鞋。在那个穿“回力”的时代,拥有一双这样的运动鞋是多少少男的梦想。大春对它可谓呵护有加,每天至少擦洗一次。晚上回到寝室,脱下那双爱鞋,先是左右端详一阵,然后抽出一支牙刷,蘸上少许清水,轻轻地刷洗。有许地方蹭脏了,就抹上些牙膏,反复轻刷。刷洗完毕,又用一块毛巾擦去上面的水迹。再仔细端详一番,取出一管带海绵头的东西,在鞋面上均匀地涂抹。涂完后,用绒布在上面快速擦几下。这一套程序下来,鞋子变得油光蹭亮。大春前后看看,心满意足地把鞋子整齐地摆放在床下。后来我才知道,那支带海绵头的东西叫做液体鞋油。
  那时,大春每天睡觉前都要做一会儿运动,但和大曾做运动的理念完全不同。大曾运动的目的是让胳膊的肌肉长得越来越粗壮,而大春运动的目的是让腹部的肌肉长得越来越精细。大春有非常标准的六块腹肌,这一直是他引以为豪的,也是很多男生羡慕的。据他所说,他练了很久才有如今的效果。不过,说实话,大春练习腹肌的动作实在不怎么样,有点像欧阳锋的蛤蟆功,而且是面朝上的蛤蟆功。可惜后来他心从旁物,疏于练习,到大三时腹肌已从原来的六块锐减到一块,并微微隆起,看起来起码有二个多月了。
  但有一个习惯李万春一直都保持着,就是早睡早起。大学里,“半夜谈”是个很普遍的现象。而且我们寝室里能煽的人又多,所以十一二点不睡觉是常事。有时吵的太凶了,隔壁外语系的就要敲墙。他们不敲还好,一敲我们说得就更来劲了。因为在我们的眼中外语系的男生都是娘娘腔,不是纯爷们。特别是睡在墙边的郭英凯,这时就会表现的兴奋异常,有时甚至用曾昕的哑铃在墙上猛敲。第二天早上还要大骂,哪个龟孙子把土扬到他的床上。晚上闹得凶,早上起不来,头不梳脸不洗也就成了常事。
  大春是极少参加这种粗野活动的,他基本上都能按时起床。不过,他出门的时间也比我们早不了多少,因为他要忙的事情太多了。刷牙洗脸自不必说,早晨洗头也是常事。洗漱完毕就站上镜子前面,又是梳头,又是擦护肤品,再不就是刮子。实际上,大春的胡子长得很稀,就这么几根草却要清理个十几分钟。一切准备停当,穿上前一天晚上精心擦洗的战靴便准备出门了。出门前,还要修一修被角,拉一拉床单,将床上的物品摆放整齐,才放心地离开。但他不知道他这些工作常常都是徒劳,因为睡在上铺的郭英凯一起床,悲剧就上演了。他先是一个无影脚踏在方方正正的被子上;再是一招飞龙在野,单脚踩在大春的床单上,向后旋转180度,腾空落地。等到晚上大春回来,看到如此惨状,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后来,李万春买了一个大的旅行包,无论走到哪里都背着它。大包里装了多少东西,装着什么东西,我是不得而知的。不过,我敢肯定,那里有属于大春个人的故事。
  十年过去了,大春你那个旅行包还在吗?里面的东西还那么多吗?以前,你也曾偶尔整理一下那个大包,但很多的时候只见你往里面塞东西,却不见你从里面拿东西出来。这样,你的包就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重。如果有一天你觉得背着大包已无法呼吸,不如把它放下来,拿出一些东西。虽然这些东西曾经非常珍贵,但那毕竟已成过往。
  大春,从明天起作一个轻装前行的自由达人。
山中过客 | 2012-4-6 12: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男人味的文章!
毛毛 | 2012-4-8 20: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丹阳日报微信公众平台欢迎扫描添加
十个男人的故事,个个都精彩。
楼主自己的故事呢?
侠客行 | 2012-4-8 20: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毛 发表于 2012-4-8 20:05
十个男人的故事,个个都精彩。
楼主自己的故事呢?

我的最后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