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男人一个窝] 十个男人一个窝·至人篇

[复制链接]
查看1364 | 回复0 | 2012-5-8 08: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侠客行 于 2012-5-8 08:19 编辑

  本篇传主姓任,名名扬,吉林白城人氏,高中毕业于白城一中。
  庄子《逍遥游》中有云:“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在这十个男人的窝里任名扬更多的时候扮演的是“管家婆”的角色,唠唠叨叨,很像那个骑白马的。不过他毕竟花了自己的时间为大家做了实事,所以姑且称他为“至人”吧。
  在大学的寝室一般是以年龄的长幼来排名定序的,由老大作寝室长。但我们这个寝室的老大李万春心怀尧舜之德,把寝室长的位置让给了老六任名扬。
  这个任名扬脑筋颇有些问题,拿着鸡毛当令箭,还真把自己当老大了,常常在寝室里指手画脚。北方的冬天是很冷的,早晨兄弟们都想在被窝里多捂一会儿,可任名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精力极其旺盛。一早就起来,叮叮当当的不说,还挨个床叫人起身,扰人清梦。把大家都搅起来,又催我们整理内务,什么被子的方向不对了,床单铺得不整齐了——对了,藏大哲毛巾毯的事他也有份。在这时就不得不提郭英凯同志。郭英凯同志真不愧是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无论大扬如何鬼叫,他都稳如泰山,岿然不动。起身后也不叠被子,直接把被子连同床上的所有东西一卷,推到床头。最后,逼得大扬没有办法,只得替他把被子叠了。
  后来,这小子居然不顾手足之义,谋权篡位,夺了付饶的班长大权。又把潮女支书李丹拉下马,和新任支书王立军共掌朝纲四年之久。
  那时读师范院校,每人每月有30元的伙食补贴。大饶在时,同学大锅吃饭,其乐融融。可这小子一上台就搞什么考核,将补贴进行等级分配。好在当时有崔桂青时时与他据理力争,压制了他的嚣张气焰。
  其实,任名扬这人长得挺磕碜的。180的个子却瘦得像麻杆,一张标准的鞋拔子脸,伸长的下巴足可挂上两瓶啤酒。就这么一个人,居然很有女生缘,真是想不通。可能女生觉得跟他这种人在一起比较安全吧。
  读书的时候,他和611的女生走得很近,见了谁都叫姐姐,可恶心了。当时,还有其他寝室的女生对他提出抗议,认为他在考核方案中偏袒611。是不是,也不太清楚,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任名扬的感情生活可谓扑朔迷离。大一的时候,他说他有一个女朋友在东北师大。但是我知道他是骗人的,或许是别人有了女朋友让他受了刺激。可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他背负着这个谎言打了四年光棍。当然,也有人说他和这个女生好,和那个女生关系暧昧,更有甚者戏称他为大众情人,其实他什么都不是。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为这种关系定性的话,可以用“男闺密”。然而男闺密是成不了男朋友的,因为男闺密的四大代名词就是“垃圾桶”“出气桶”“提款机”“宠物狗”。
  大扬四年里像做了很多事,可又像什么都没做。他打篮球,可篮球选修他的成绩比女生还差;他作学生干部,可作到最后还是个小班长;他组织文学社,可自己却没留下一篇文学作品;他买了金庸全集研究金庸,却未能把书读完;他被称为电脑高手,可自己电脑考试却要补考……他好像什么都会一点儿,可又好像什么都差那么一点儿。   
  毕业后,他选择去南方工作。或许在吉林这片土地上,他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不忍驻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