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杯”爱.阅读] 读《心若菩提》感想

[复制链接]
查看1637 | 回复0 | 2020-7-16 16: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菩提”一词是梵文Bodhi的音译,意思是觉悟、智慧,用以指人忽如睡醒,豁然开悟,突入彻悟途径,顿悟真理,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就是大智度论卷五十三讲到的达到了无上菩提。最近看了曹德旺先生著的《心若菩提》一书,发现一个事实,成功的企业家,都是从苦难中成长起来的,都是吃尽苦头而不认输、认命的人。明朝袁了凡先生在《了凡四训》说过:“世间享千金之产者,定是千金人物 ;享百金之产者,定是百金人物 ;应饿死者,定是饿死人物。”曹德旺少时家贫,辍学后随父做生意,身染重病依然坚持赶了50多公里山路,货物得以保存;曹德旺15岁,他爸爸带着他去福州进一些香烟,然后回到老家卖,做两地差价的生意,在当时这是投机倒把罪,要冒着风险。半夜一点曹德旺的母亲一边掉眼泪一边叫醒曹德旺,他从小就经历最直接的商业挑战。曹德旺不是普通的生意人,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人,他敢于面对现实生活状态,在困境中寻找到机会,摆脱命运的束缚,读罢书中写到的每一个故事,都使人从心底里油然而生敬佩之情。曹德旺结婚后,面对一贫如洗的生活,他和妻子商量将妻子的嫁妆卖掉做本钱,自己栽白木耳。由于形成不了规模效应,栽种失败,血本无归。后来听人说把白木耳贩到江西去,价格可以翻倍。这一次他没有轻信,而是去江西实地考察后认准是有利可图的,才开始去收购当地的白木耳,冒着投机倒把的危险,第一次赚到了钱。正当尝到了甜头准备大干一场之际,在江西还是走了麦城。有一年春节前倒卖白木耳的时候,被鹰潭市管会和车站发现扣押了,他拿不出公社证明,一分钱都没有拿到,折了本。回到老家,只好一家一户去解释原委,乡亲父老凭曹德旺的平时的为人处世相信了他。他承诺一定会将欠菇农的钱还给他们。没有本钱做生意了,他就去水利工地赚工分钱,他在工地老老实实的干,苦活累活抢着干,他吃苦耐劳、不计较个人得失的一言一行感动了工地指导员,指导员结清了曹德旺的全部工分钱,得到了这笔丰厚的报酬,曹德旺如数还清了菇农的货款。诚信使他立稳了脚跟。遇到挫折,不自暴自弃,在苦难面前积极动脑筋去想办法解决问题,不管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别人的问题,绝不向命运低头。逆境中几人能有这种心态。令人折服。
心存善念是人生立身的根本。机缘巧合使他进入乡镇企业高山玻璃厂,曹德旺在玻璃厂的工作是做采购员,在计划经济时代,物资调配凭的是指标,指标为王,谁能拿到指标,谁就是座上宾。在福州朋友的指点下,他通过泡澡堂结识各行各业的采购员,广交朋友,形成了自己的商业圈子。曹德旺不管是什么采购指标,想要就有,如鱼得水。省内成功后,如法炮制,协助福建省到省外调换指标,这个省外串换指标的事情做得顺风顺水,风生水起。我想他后来生意做那么大,和结识了这帮在全国影响生产物资调配的人很有关系。做生意,就是要先投入,敢于投入,打通生意渠道,才有生意经。舍得舍得,先舍后得,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容易。当时,他出差补贴八毛钱,招待费用企业不能报销。为了广交方方面面的朋友,他花光所有积蓄。高山玻璃厂严重亏损,政府有意向让曹德旺承包经营,资金,人才,这些短缺的资源是横亘在曹德旺面前在常人看来是难以逾越的沟壑,曹德旺凭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闯劲,整合各种资源,让资源变成财富,展露出自己非凡的能力,体现了商人的价值。曹德旺在人生中多次重大抉择时,问道石竹山。石竹山位于福清宏路镇西25公里处,因“石能留影常来鹤,竹欲摩空尽作龙”而得名。石竹山的石竹寺又名九仙阁,相传在汉武帝刘彻时,在福州市于山-的何氏九兄弟在此得道成仙,后人建筑九仙阁,以资纪念。九仙阁始建于唐大中三年(元849年),宋、明重修,1979年又重修。该寺建于状元峰下半山腰的悬岩峭壁上,一面依山、三面悬空,远望如空中楼阁,天宫仙苑。寺寺院内建有九仙阁、玉皇阁(天君殿)、土地厅、观音大士殿、紫云楼、玉皇行宫、大悲殿等。石竹寺有两大特色,一是以道教为主,儒释道三教长期共存、和睦相处;二是民间梦文化活动历久不衰。第一次上石竹山,是想去投奔香港的亲戚,曹德旺问:"是否可以去香港",老和尚说:"不可不可"."那留在高山玻璃厂好不好呢","不要离开,留在这里好,虎啸凤鸣不觉奇,好到虎啸凤鸣都不觉得奇怪,是一种什么样的好,人很难追求到的你都可以得到;二问石竹,是因为承包经营取得效益后,合伙人嚷嚷着要分钱走人,曹德旺问:"是否可以离开高山玻璃厂",签条上说:中原群鹿可追寻,不问东方问何方;回首过来日又午,寒蝉唧唧笑空归。老和尚笑了:这是好签,是你不要离开的意思。"中原群鹿可追寻",逐鹿中原是皇帝的事业,说明您做的是一个大事业,你应该去追寻;这第二句"不问东方问何方",就是你不在现在的地方做,还要去哪里?"回首过来日又午,寒蝉唧唧笑空归",说得是你已年近中年,就像一天,是近正午之人了,你再有本事如果像蝉一样到处鸣叫,到了冬天也依然是空壳一个;三问石竹,是1987年春,在得知县委同意由曹德旺负责兴建一个合资汽车玻璃厂,选址在宏路棋山村,曹德旺问老和尚"将工厂迁至宏路好不好",签语说:"一生勤奋好学,练就十八般武艺,今日潮来忙解缆,东西南北任君行。",老和尚说:"你尽可以随心所欲,想做就做,今天签的意思是:你从小苦练,到现在已拥有了十八般的武艺,您大展身手的时候到了,从现在起,不论你去哪儿做什么,你都能去都能做。四问石竹,则是戏剧性的,时间在1989年和1990年之间,读了《弘弘一大师李叔同》后,曹德旺向往"山寺日高僧未起,算来名利不如闲'的清净,曹德旺萌生想出家,老和尚看着签,说:"曹总,您今生有佛报,却无佛缘。"曹德旺在书中讲他从儒家悟到的仁义礼智信真谛。四上石竹山问道,一次次坚定了曹德旺的信念和信心。诚信是一种信念,也是一种信任,不仅对自己要有自信,对他人也要有信任,这叫互信。他经常对部下说:经商最重要的是经营信誉,这是给自己留条后路。
曹德旺在实践中深刻认识到,企业的经济来往,主要通过合同的形式来进行。企业的经营取得成或败与合同以及合同管理有着密切的联系。在现行经济的环境下,优胜劣汰的价值规律充分反映出来,交换自由、平等、公平竞争已变为经营过程中极为重要的原则,这一点在企业经营中合同管理的作用尤为明显。曹德旺并提出了实施合同管理的有效措施,达到提高合同管理水平的效果。在合同管理上有三件事印象深刻:第一件,在建汽车玻璃合资企业项目时,有一个闽侯人通过县长的关系,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想先把合同拿到,然后通过送礼的什么的走关系再来修改合同。没想到碰到了曹德旺他这么个软硬不吃的人,闽侯人只好拖着。后来所有的土方完工以后,曹德旺实事求是,按当时的市场行情结算了闽侯人的土方工程款。曹德旺从这件事上得到了启示,价格背离价值必然会以次从好、偷工减料、欺诈瞒哄,违背合同的诚信原则。从那以后,他总是叮嘱下属,签订合同时,甲乙双方是平等的,双方要相互尊重。你不要骗我,企图从中牟取暴利,我也不欺负你,充分尊重你的劳动,一定要弄清对方的成本。这条不成文的规矩,一直延续到现在。第二件,福耀玻璃的供应商不论大小,都乐于和福耀做生意的原因,其中就有一条:和福耀做生意,虽然赚得不多,但总是有赚,而且付款及时。日本ASAHI在印尼的仓库太小,加上印尼的气候湿度大,玻璃不宜存放,又恰逢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它们产的浮法玻璃几乎卖不出去。当时整个浮法玻璃市场非常疲软,曹德旺以当时中国市场的现价、没有趁机要求降价,承诺印尼ASAHI的日本总经理每个月采购一船4000吨占80~90%当时福耀用量的玻璃。曹德旺给出了三个原因:当时只能靠外购,而那时国内只有两家企业为他的公司供货,一个健康的印尼ASAHI是他们所希望的,以此来减少国内那两家供货商未来停止供货的风险。其次从产业链的理论上讲,上下游企业,是有买卖关系,但也是分工不同,绝对不是各自孤立地存在的。要想福耀公司健康发展,不仅是需要福耀自己产品客户端用户的繁荣,更需要我们产品供应商的发达。再次集中向印尼ASAHI采购,比原来分开几家,供应商嫌用量太少,作用更好。表面上看是福耀用这个方法帮助了印尼ASAHI,实际上也是在保护福耀自己。后来经济回暖,浮法玻璃又供不应求,价格也是隔夜就涨。但印尼ASAHI一年内不仅按时发货,而且绝口没提涨价的事儿。第三件,曹德旺在收购之前就对通辽、双辽玻璃厂评估调研并针对以下问题给予解决。首先,企业高负债而且缺乏经营能力。地方政府用划拨土地作高价估值,作为自有资本,其他的向银行贷款。银行迫于政府压力,不得不挤牙膏似地提供大部分的贷款。钱不够,又鼓动企业的工人集资。工厂建成后没钱买材料,就向供应商赊账。供应商为了做生意,同时可以把低质量的滞销材料卖出去,自然愿意赊一部分的账。还不够时,就去找下游的经销商预收货款,经销商则以此获得远低于市场价格的玻璃产品。这样的高负债,使企业沦为债奴,并失去议价的能力。其次,办企业的动机不是逐利而是安排人。调研时发现职工超编达12倍,这些人进工厂,并不是厂长愿意的:他们知道每增加一个人,工资就会增加企业的生产成本。但是因为是国企企业,必须服从上级**的意志。上级为了稳定社会解决就业人员,就得安排好他们。国有企业的员工,身份虽然比公务员低,但比普通市民、农民高,且可享受退休和公费医疗。因此工资虽然低一些,干不干活又一个样,有机会时还有可能升迁成为公务员···所以即使工厂效益不好,他们也都愿意待在国企里不动,甚至还要花几万元去冒险投资换取入厂机会。工厂的管理者也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深知只要能够混过一天就算一天,赚钱也好,不赚钱也罢,都不会影响到他的职位,更何况,高负债与流动资金短缺是不争的事实,他们自然也更愿意以“市场过剩,赚不到钱”为借口。还有,经销商的素质有待提高。现在的玻璃经销商多是小市民或农民,他们的要求不高,也不懂经营与成本核算,他们实际是在放高利贷,产品是抵押物。当目标年化利率达到他们心中的30或40%时,他们就争先恐后地抛货,根本不看市场,不计成本。因此,市场一片乱象。因此福耀战略上让同行用低于成本的价格,卖空自己的仓库。同行他们要求不高,只要能弄到发工资的钱即可,过一个舒服的冬季。与此同时福耀采取冬季停售并积极囤货,开春后由于市场少了福耀这两个厂的货源,福耀借此机会正好可以规范市场秩序。正因为重视合同,他和别人做生意,遇到过心怀鬼胎的人,但是因为在合同里约定了严格的赔偿条款,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
曹德旺的商业经验越来越丰富,他一直在学习不同的管理模式,因为在做采购时经常要签合同,所以曹德旺在做生意时,对合同很重视,他说凡是能想到的,该说明的都写到合同里,在那个80年年代,这都不是容易有的见识,让人佩服。
做企业,目标很重要。只有方向正确了,企业才能走得远。创办企业,从战略上要解决的问题第一是产品定位,其次是资本、技术、人才。一个优秀的经营者,必须具备精确判断未来方向的智慧。祖先告诉我们要观"天象",这里的"天象"不是仰望天空看星斗,而是指要注意观察自己周遭的情况,并搜集有效的数据信息,通过推演做出正确的判断,预测出未来的走向。敬胜怠,义胜欲;知其雄,守其雌。敬胜怠就是勤勤恳恳战胜懈怠,义胜欲就是正道战胜欲望。虽知阳刚的显要,但仍能坚守阴雌的柔静心态。这点尤其值得我学习。季羡林先生说过:“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必须处理好三个关系: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第二,人与人的关系,包括家庭关系在内,第三,个人心中思想和感情矛盾与和谐的关系。如果能处理好,生活就能愉快,否则,生活就有苦恼”。
心若菩提,曹德旺达到了超凡脱俗的境界。

u=2344577043,4277031586&fm=26&gp=0.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